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推荐---云中寄语——2008年初春祭 转载自 DAJI 博客 11连博客  

2008-10-22 23:17:32|  分类: 北大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新近读到凭吊辅导员王浠的几篇短文组篇。转自daji和11连的博客。也是我见到过的最优秀的祭文。有些不敢相信文章竟出自我的同学笔下。这些文字执白简洁,哀婉凄绝。有的如与冥冥故旧对话,有的如在挽手惜别,有的如在洒泪吟唱辞章。尽管文中述及的人和事我很陌生。可读后的感觉只有四个字:“真实感人”。在此转贴出来让更多的人阅读,感受那个扭曲的时代尚有青春气息,尚有可以漫布四方,历久弥新的人间友情。

 

云中寄语——2008年初春祭

 

 

这篇短文首发于《莫旗知青的博客》网址为:http://mqxmbk.blog.163.com/blog/#pn3 。在今天的聚会上同学们仍难以忘却这些辅导员的音容笑貌,难以忘却他们给予我们的真诚呵护与帮助。应当说他们是北京五中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虽然他们之中已有人先我们而去,也许他们之中有的人我们今生今世再难以相见,但是他们的人品与才学已经深深地印在我们大脑的沟壑中”,“已经深藏在我们温暖的心底”。谨以此文作为我们对这批学长的追思与怀念。

 

    40年前(19681月)我们在“文革”的喧嚣声中跨进北京五中的校门,从此开始了我们人生中极为短暂而特殊的中学教育阶段。在这里我们有幸认识了一批来自高二一班的辅导员——王晞、张述、李振常、高千里、张本庭、齐世荃、沈符民......,他们虽然性格不同,但却个个才华横溢;他们正直、热情、善良、有理想,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他人,乃至对社会都有一种高度负责的精神。所有这些,都是我们认同和追求的,所以,他们不仅是我们的老师,而且成为我们的朋友和兄长。

在他们之中,王晞是因为一场医疗事故最先离我们而去的。

我清晰地记得,25年前的一个秋日我们在蒙蒙细雨后的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为王晞送行。当他的遗体化为一缕青烟,化作一捧骨灰,留给我们的除了他定格在34岁的朗朗笑声、不加任何修饰的坦诚、一怒而不可收拾的火暴、在知识的海洋中徜徉时的坚韧与真诚,还有他的遗作《涩葡萄汁集》。

虽然我们不知道他长眠在哪里,但每当提起我们在五中上的物理课大家就一定会想起他讲的“浮力定律”;每当朋友们回忆起插队时的酸甜苦辣,他的为人与处事必定是不可或缺的话题;而我每次从图书馆一排排的书架前走过时,就会禁不住想起在那“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他曾经把一本本被判定为“封、资、修”的世界名著寄给我们传阅的情景;就会回忆起他曾告诉我的一个真实的故事:在1973——1976年他就读于哈尔滨师范学院体育系期间,因酷爱读书而感动了一位图书管理员,为了不触碰当时的禁忌,他带着馒头和咸菜让管理员把自己反锁在书库中苦读一整天。日复一日,他不曾懈怠。我由此才知道,我们之所以有幸与他一起分享这些人类知识宝库中的经典,完全是因为他的真诚与勤奋打动了那位管理员!...... 现在王晞虽然已经远行,但他就这样仍然生活在他的朋友们之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到王晞长眠的地方去看看他便成为我和朋友们的一个愿望。今年春节聚会时这成为我们的共识,于是大家搜肠刮肚地回忆他亲人的线索,随后又通过电话、实地访察、互联网搜集或求证那些信息。这些线索忽而中断,忽而又被重新接起来,最后我们终于得知香山脚下的万安公墓是他永久的住处!    

 229上午我们轻轻走进骨灰堂,像他和肖钰老师40年前到我们这些未曾谋面的学生家中进行家访一样,在一排排骨灰盒中仔细地寻找他的居所。

终于,我们找到了他栖身的狭小空间!我们献上一束绢花白菊寄托哀思。那是一种秋天盛开在东北平原和内蒙大地上极普通的花朵,花束下方飘逸的淡粉色丝带把我们的思绪带向远方......,骨灰盒正前方镶嵌着王晞在莫旗插队时留下的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他头戴皮帽在白菊后面望着我们,眉宇间的豪气不减当年。我想对他说的是:虽然你离去25年后我们才第一次来看望你,但是你却时时活跃在我们的记忆中。无论我们生活在哪里,无论我们的生活轨迹有多少差别,作为一个人最本质的东西——对真、善、美的追求是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磨损的;也正因为如此,时空才不是你我之间的障碍。

                                         大计



Image



王晞,25年又见,让我给你鞠个躬。照片上,你仍然灿烂地笑着,一如当年我们久别重逢。那时,你满眼惊喜,伸长手臂,大声地叫着我的名字……别笑我已知天命,你却还年轻,我蒙一身尘土,你仍然那样干净。至今不能相信,你那鲜活的生命,怎能蜷缩在这样一个小小的盒子里。原谅我,怕见你。

有时,在人群中,在梦境里,你的眼镜一闪,对着我笑,并不说话。定神看时,却无声息。25年间,我无数次地寻找你,寻找你兄长般的呵护包容,自责自己当年因年幼而不知珍惜……曾经,你带我读书,教我思考,帮助我在逆境中学会坚强,指导我从困惑消沉里振奋清醒。那是一段艰难并快乐着的日子啊!我被你的好学,你的坚韧,你的真挚坦荡,你的浪漫豪情感染着,奠基着最初的审美标准和价值取向,甚至连同你那不事逢迎,憎恶谄媚,缺少变通的个性,也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头脑里,今天看起来,多少有些不合时宜。已经习惯了你从不拒绝更不求回报的帮助,直至现在,遇到问题时,仍然哭着想找你。那么多年,我却不曾问过,你在那边过得好吗?那边可有绿树青山,宋词唐诗,亲朋知己?每每想到,我心痛自责内疚。原谅我,怕见你。

在喧闹世界的远处,我走近了你。王晞。据说,肉体消失后,魂灵仍在。你在哪里?你化在风中,对我们低吟?你站在云端,向我们俯瞰?告诉我,世间真的有轮回?怎样才能回到过去?

风在呜咽,天蓝得虚幻,你不语            

                               张晴



Image



亲爱的王晞,莫旗一别,已近三十五年。我回到北京,你去了哈尔滨,从此,始于五中、浓于莫旗,长达六年的友情,就这样难以令人置信地断了……几十年来,我一直不敢去想这些遥远的往事……

缓缓流淌的泪水中是永远挥之不去的你的身影。七个月前,我再一次站在莫旗的土地上,走进那依旧熟悉的村庄,来到曾经住过五年的家的旧址,而同行的伙伴中却少了你。我恍惚地想象着,如果你在我们之中,会是什么情景?还是那样爽朗地开怀大笑吗?还是那样激昂地争论问题吗?吃杀猪菜时你会不会想起过去曾就着小米粥行酒令?在嫩江之畔你会不会回忆起曾经写过的诗句?岁月是否磨损了你的锋芒?时光是否平息了你的火爆脾气?

又一次离别莫旗,却不是再一次与你分离。无比真实的你,随我跨越太平洋。在另一块国土上,思念和痛苦吞噬着我。我在苍白的、近于枯竭的记忆中徒劳地搜索着过去的故事,无奈不知什么时候丢失了莫旗的信件,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犹如我心中由粗犷的轮廓——知青的屋、上工的路,一里三的垄、村口的粪堆——勾勒出的莫旗一样,和你朝夕相处五年的生活细节,也只剩下了一个轮廓…… 然而,在这个由简洁的线条——温暖的话语,张开的双臂,牵挂的眼神,亲切的呵护,难忘的送行路——成的轮廓中,你是那样鲜活、真实、血气方刚、充满了生机…… 有谁能相信,在走过了最艰难的路之后,你却被一个小小的手术夺去了生命?

泪水中流淌着你的身影。你孤独一人向寒冷的远方走去,二十五年,越走越远。无论我怎么呼喊,你都永远不会听见,无论我如何思念,你都永远感觉不到。你可知道,这迟到的泪水中有我无穷无尽的悔恨和思念?你能否原谅我那时年轻幼稚,尚不知纵令是误解或怨怒的言语,也源于热烈而真挚的感情?即便你能,我却不能。我深深地自责,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懂得人间复杂的情感?为什么简单、断然地选择了疏远?为什么在你郁闷孤独的日子里,未曾送去一丝温馨,点滴友情?为什么从此没再去看望过你慈爱的母亲? 为什么在你永远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竟没有去送你一程?

面对骨灰盒上你满面笑容的照片,满面泪水的我无法回答这一个个为什么。只是企望,你仍然活着,健康快乐幸福地活着,和以往一样真诚,一样豪爽,一样坦荡,一样热情。

王晞,你和莫旗的土地,将永远留在我的心底。

                         力红



Image


我们和你们

                                                                         ——给我们的辅导员

 

初识时,我们的眼神是好奇,你们的眼神是热情。

相识后,我们的眼神是渴望,你们的眼神是真挚。

初识时,我们是刚出壳的丑小鸭,混沌未开,脚步蹒跚,对生活怀着探寻;你们是羽翼已丰的天鹅,才华横溢,准备振翅欲飞,去迎接生活的洗礼。

相识后,我们是离巢的小鸭子,在生命的长河里,正深一脚浅一脚地寻找属于我们的水域;你们已经踏上征程,在与风浪的搏击中,仍不忘一次次为我们寻找饵料丰富的栖息地。

想一想,在那气候无常的岁月里,如果没有你们真挚、无私的呵护,我们会有这么坚强的筋骨,这样丰满的羽翼吗?

记忆的长河里,不时翻腾出思念的浪花;人生的道路上,永远留下你们点拨的印记。

如今,我们已是飞霜染鬓。相聚重逢时,还带着圣洁的情感,去怀念离我们而去的你,去想念天涯踪迹的你们……

只想说:你们已印在我们大脑的沟壑中,

                你们已深藏在我们温暖的心底。

        赵宁

sxy

    我流着眼泪读完了你们大家的文字。王晞辅导过的几个女孩中,只有我没有参加这次活动。你们的小文,把王晞的音容笑貌,我们青年时期这段刻骨铭心的友情,连同因为王晞的远行带来的内心深处永不愈合的伤痛,都重新拉到眼前。几十年的人生如梦。但这份情,这段痛,新鲜一如当年。时间,似乎一点也没有减少它们的清晰和尖锐。王晞已经早早的离我们而去,只愿能够和我一起分享这份友情和伤痛的朋友们能平安幸福到永久,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