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别拉洪河惨案的前前后后 转载  

2008-11-19 00:26:45|  分类: 北大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拉洪河惨案的前前后后      转载
        别拉洪河惨案的前前后后

                     转自博客琴好静秀

1969318 日,我和两名天津知青及几名农场职工从十团十连来到新组建的六十团五连。到达五连时,抬头蓝天、脚下白雪,远处层层林海,一片荒原漫无边际,方圆一二十里不见人烟。虽然有思想准备,但此情此景还是惊得我半晌说不出话来,当时心里甭提多后悔了。但转念一想,既来之则安之,勇敢去面对吧。

当时五连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住的是帐篷、没有水,只能就地取材,化雪、沉淀、然后用上面较清的雪水做饭、洗脸、洗衣服。

记得连里分三个排。我在三排。李际平、王九成、武殿生都是三排的战士。北大荒的冬天是个冰雪封盖的世界,我们主要的工作是伐木。我们三个排去山里伐木,然后四处散开,分区作业。最开心的是看见森林里的小动物。有时会看到一身金色绒毛,背上有两条黑杠的松鼠。当年我们可没有保护动物的概念。大家立刻放下工具,一起围追堵截。把松鼠逮到后,我们像孩童一样开心快乐,顿觉精神百倍,浑身也不累了。伐木时的午饭在林子里吃,有时会燃起一堆火。虽然只有馒头咸菜,大家狼吞虎咽,吃的特别香甜。最重的活儿是扛木头,截成四五米的大树,四个人用卡勾杠棒抬出树林,装上爬犁,高高推成一座小山。人们坐在木头上,随着链轨式拖拉机的轰鸣,摇摇晃晃开回连队。

那会儿生活艰苦,吃饭见不到什么油星儿。偶尔有老职工打到狍子、野猪。我们就可以享受美餐,吃到野味伙食了。狍子肉和野猪肉瘦肉多,纤维有点粗。有生以来第一次吃狍子肉和野猪肉,当时那种新鲜刺激的美妙感觉很难形容,大家喜气洋洋,开心极了。

有一次老职工打到了一头黑熊,当地叫它“黑瞎子”。全连一起吃熊肉,每人分一碗。我刚端起那碗熊肉,我们排一名姓张的老职工一本正经地跟我说;“女孩子吃熊肉后脖颈会出油”。听他这么一说,吓得我没敢吃,把那碗肉给他了,他特逗,把那碗熊肉放箱子里,然后把箱子还锁上了。后来有人告诉我,吃熊肉不出油。他吓唬我就是为了多吃一碗肉(现在想起来,当时特傻,别人说什么我都信)。

说起我经历的那场生死劫难,我曾写过两篇文章---“六条生命和两个馒头”、“征兆”。还有一些记忆,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

430早上我们去伐木,在路上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是谁突然提出点一下人数。爬犁上坐了23人(以前伐木从未数人数)。冥冥之中,是不是真的会有什么不详的预兆和注定吗?

那天午后下了一场雨,去抢救拖拉机的人穿的棉衣都被雨水淋湿了。大家可以想象,4月的北大荒,冰雪正在开化,漆黑的夜晚,十三个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忍着饥饿和寒冷,在深浅无定的沼泽地举步艰难,苦苦挣扎。

30日晚上,连里另一台拖拉机接到报信后,迅速从连队开到树林里,我们六位女战士和施国栋及拖拉机驾驶员八个人在林子里,围着篝火,烤被雨水淋湿的棉衣。不时听到远处传来狼的嚎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朋友,你可能见过青天白云,笼盖四野,沼泽地漫漫莽莽的万千气象。可在四处一片死寂,寒风凌厉,冰凌刺骨的黑幕笼罩下的北大荒沼泽地里有十三个人在苦苦挣扎,迷失路径不知归途,那是什么情景,恐怕你一辈子未曾见过。在那个黑色狰狞的恐怖夜晚,森林里还有8人在苦苦等待十三人的归来。然而十三个人中间的六个人,就再也没从这个恐怖的夜晚里走出来。

清晨,姓盛的职工从沼泽地回来告诉我们死人了。李际平昨天晚上8点鈡死了、王九成9点钟死的,听了他的话,我们半信半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天亮以后,我们九个人就去找人。到沼泽地后,我们手拉手把活着的人找回来。后来团里从各连队抽调一批年轻人,用拉网式的方法到别拉洪河的沼泽地里去寻找,那五个人遇难者的遗体很快找到,唯有战指导员找了十多天,至今未找到。

51从山里回来时,李际平、王九成、战指导员、宫云刚、马大海、苗XX,这六个人却睡在冰冷的沼泽地里。

说来也怪,430日老职工施国栋和哈尔滨知青小熊追打的黑熊有七、八佰斤、一共打了12枪,追打时未陷进沼泽地,往回拉黑熊时拖拉机却陷进去了。

过了一两天,连里买了六口棺材、挖了六个坑,我们几个女同胞怀着悲伤的心情,默默为死者糊棺材,做被褥。

不久,死难战友的亲属陆续来到连队,我们安慰她们、陪伴她们。记得那些天,连队里到处散布着悲惨的气氛。对于一个小小百数十人的五连来说,一下子有六个活生生的人罹难,这个惨案实在太大了。他们承受不起,但他们必须面对这场悲剧。

记得那五个人下葬时,当时有老职工说把空棺材放到坑里埋了吧,否则空棺材放着不吉利,连里领导未听劝告(真是不吉利,大约过两个月又死了一个人)。

记不清了,可能是78月份时,连里一辆小型车翻车了,司机当时被砸死。我们就用空棺材去把尸体拉回来,因天气太热,拉回来未等死者家属到,就下葬到给战指导员准备的墓穴了。

过了几天,死者家属来到连队,她不同意将她爱人放在给战指导员准备的棺材和坑,必须重新买棺材、重新挖坑。连里没有办法,只能挖开坟墓,从棺材里把人移出来。再放到新买的棺材里,然后重新埋。三伏天,尸体都烂了,移尸体的几个老职工带三层用酒精泡过的口罩,但腐烂味还是把他们熏得几天吃不下饭。这是那年五连死的第七个人。

记得69年还发生一件怪事。大概是年底,在一个漆黑寒冷的夜晚,当劳累一天的指战员们都沉睡在睡梦中,突然被紧急集合的哨声惊醒,大家揉着睡眼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赶快穿衣服,打背包,当时的狼狈相就甭提了,有衣服穿反的、帽子代歪的、忘带手套的、没系鞋带的……,然后连滚带爬来到集合点。据有人讲,苏联人打过来了,连队被包围了。大家环视四周好像林子里到处都有手电光(当时正是中苏边界火药味最浓的时候)。在连长的指挥下开始急行军。大家好像在逃命,从后半夜一直折腾到天亮,最后什么也没发现。回来后发现,有人背包里的东西掉出去了,有人把手冻了,尤其是69年来的哈尔滨知青,棉鞋跑丢了,两只脚都冻了。回到宿舍她一个劲的哭。看到她的样子,我们惊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农场一名老职工大喊一声,快用脸盆到外面端一盆雪来,我抄起脸盆就跑到外边端回一盆雪,就看那名老职工带上棉手套,捧起一把雪就给她搓脚,两只脚换着搓,直到把两只脚搓红,才停下来,她拍拍还在哭泣的哈尔滨知青说,别哭了,你的脚没事了。那天真是虚惊一场(到现在我也解不开那个迷,看到光是哪来的)

后来我调到加工连。在加工连期间,听说五连指导员(哈尔滨知青)从团里开会回连队,路上被雷劈死,这是五连死的第八个人。

69年—75年五连先后有8人为开垦建三江献出了宝贵生命。

现在回想起别拉洪河惨案,有些人死前确实有一些征兆的。

记不清694月的哪一天,我们去伐木,有一位从老团来的王姐跟战指导员开玩笑。王姐跟老战说:“用黄波罗或水曲柳给你做一对箱子吧,老站说:”我不要箱子“。王姐又说:“给你做棺材怎么样?”老站回答:“我死了连棺材都捞不着”。我当时觉得玩笑开得过火了,好好的,干吗说死呀、棺材呀,多不吉利。

51以后死去的其他五位战友都随他们的棺材落葬,唯有战指导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正应验了他的话。

429晚上,战指导员喝的醉如烂泥,嘴里不停的说一些脏话,抬他回帐篷的人跟他说,看你醉成这个样多难受,以后少喝点吧,战指导员骂了一句,然后说:“我以后再也不喝了。” 一时戏言,但谁也想不到,430日那天,鬼使神差,他就人间蒸发了。似乎有种什么神秘力量,迫使他履行承诺,再也不能喝酒了。

429前两天,老阿(李际平)跟我说,松鼠放在笼子里太可怜了,把松鼠放了让它自由吧。当时我看他的表情怪怪的,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把松鼠还给他,他当时就把松鼠放了。430日晚上8点钟,老阿走了。他先让松鼠自由,然后他也“自由”,去了天国深处。

同样是那天晚上,平时像大姑娘一样腼腆的二排宫云刚(山东人),吃完晚饭后一反常态,让他们排的天津知青丁凤英叫我给他唱歌,我记得唱的北风吹雪花飘。他跳舞,我都唱累了,他还要跳。回帐篷后,我不解的问丁姐:“小宫今天怎么了?”丁姐也非常疑惑他的举动。

30日晚上他也去了另一个世界,可他潇洒优美的舞姿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