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闲话苏州评书 客串蒋调弹词  

2008-12-17 10:58:27|  分类: 京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话苏州评书  客串蒋调弹词

 

评弹:“世间哪个没娘亲”

唱词:

世间哪个没娘亲,可怜我却是零丁孤苦人,若不是一首血诗我亲眼见,竟将养母当亲生,十六年做了梦中人,不见娘亲面,痛彻孩儿心,须知无娘苦,难割骨肉情,娘亲啊,哪怕你在地角天涯,也要把你娘来寻,寻不到你娘亲我绝不转家门。步匆匆直往庵堂去,见绿杨飘拂碧波清,跨过板桥到庵门。

 

闲话苏州评书  客串蒋调弹词

   苏州评弹也叫弹词,说书。最早起源于明末苏州地区,是由苏州方言及书调为基础的一种演唱形式。清乾隆、嘉庆、道光年间出现了一些弹词大家:如陈遇乾、毛菖佩、俞秀山、陆瑞庭。咸丰、同治间又出现了马如飞、姚士璋、赵湘舟、王石泉等。其中尤以陈遇乾所创的陈调,俞秀山所创的俞调,马如飞所创的马调最为著名。

金孟远《吴门新竹枝词》说:晚妆初罢上书场,灯下翩跹兰麝芳。百八青蚨消遣够,色声香味细评量。当时苏州城里的男女书场竟有五六十处,据记载:苏城说书者之势力,等于京内之伶界,触处皆是,在玄庙观四周之居户,十家几有两三家为说书者,可想见其盛况,因说书者之多,故书场亦随之增多矣……苏州城厢内外则为十家三书场也。苏州周边地区书场如雨后春笋,且每天日夜两场,极为隆盛。 本世纪30年代,随着广播业的兴起,出现了空中书场,致使新腔叠起,新流派纷呈,弹词艺术在上海便进入了鼎盛时期。

  这个时期先后出现的著名艺人有:

  刘天韵,擅唱具有昆腔风格、苍凉粗犷的陈(遇乾)调;

  朱介生,擅唱委婉动人、宛如喁喁私语的俞(秀山)调。魏钰卿,擅唱质朴淳厚、采用本嗓一气呵成的马调,并在马调基础上有所发展,使唱腔节奏更为活跃。

  在继承先辈基础上自创新流派的著名艺人有:

夏荷生的夏调。  周玉泉的周调。 徐云志的徐调。徐调有徐缓从容、圆润甜软的特征,故又有糯米腔之称。还有薛筱卿的薛调

  到了40年代,有一批优秀的女艺人脱颖而出,如朱雪琴,江苏常熟人,她在马调和薛调的基础上,创造出琴调。侯莉君,江苏无锡人。她在俞调的基础上创造了“侯调”。

徐丽仙(1928—),江苏苏州人。她在蒋调和徐调的基础上创造了既清丽柔和,又婉约深沉的丽调等。

蒋月泉为蒋调创始人。江苏苏州人。他在俞调和周调的基础上创造了旋律新颖、韵味醇厚、音乐性极强的蒋调。这也是现代流派中流行最广的一种曲调。在近代苏州书场曾负有盛名,一时无两。【我这次学唱的就是他的《庵堂认母》中的弹词开篇】。

总之,近代评弹艺人有俞调、马调、蒋调、杨调、徐调、丽调、张调、侯调等八大流派。

苏州评弹是苏州评话和弹词的合称,又叫说书。评话为大书,弹词为小书。评弹表演者一至三、四人,乐器以三弦、琵琶为主,自弹自唱。唱词基本为七字句。

  长篇评弹每天一场(约一个半小时)可连续演出一两个月,每场落回(结束)“卖关子” ,使得你第二天必需听“下回分解”。说书先生在那里能连续说书三、四排(十天为一排),就算出道了。 “大书”或“小书”,“单档”或“双档”的评弹艺人(或称:说书先生),在数以千计的书场中巡回演出,连续演唱三、四排,书场中老听客多,天天连续听书。逢有“响档”来本地演出,该乡镇四周居民走三五里路到镇上听书。慢慢形成了听书的风俗。

  每年旧历新年 —— 年初一至年初三,上海、苏州和各大乡镇举行三天的“会书”。实际上就是书场打擂。有四、五位评弹艺人先后登台轮流竞技,各位说书先生奉献出自己拿手、精彩段子。新年会书格外热闹,连场客满。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是评弹全盛时期,

  我幼年在常熟读书,当时没钱进茶馆听书。常常在一座桥头旁茶馆外面蹭着听书。那时的茶馆不大,满座大约百十人左右。老式插竖木门板的门面,摆着几十张旧木茶桌。说书人单坐张高台方桌。里面听书人多为年长者,经常满座,一群小孩或站在门口,或站在窗外。站不下了,就到桥当间儿望着茶馆里面说书人的影子。听“武松”、“水浒”、“七剑十三侠”等连台话本。算起来,这也是半个世纪前的事了。

听苏州说书评弹是个大享受。每晚吃过饭,孩子们就像被勾了魂儿似的往茶馆跑。说书人时而慷慨激昂,时而窃窃私语,眉飞色舞,绘声绘色,极尽浑身解数。听客们老的小的,个个听得瞠目结舌,神魂颠倒。我最怕说书人最后响敲的“堂木”,还有那句让人“咬牙切齿”的“下回分解”。现在想起来,评书弹词的魅力也恰恰在于此处。

前几天看了一部老电影,锡剧《庵堂认母》。就两个人,唱了一个钟头。剧情简单,唱腔直白,可逼得你不能不一口气看完。相信过去的老观众有很多人一定会落泪。比起现在那些所谓的大制作。我还真喜欢过去的那些老剧目。

在网上检索“庵堂认母”。看到蒋月泉唱《庵堂认母》的一段弹词开篇【蒋月泉就是蒋调的创始人】。感觉少年时代茶馆里灌的那些“耳音”犹在,很是熟悉,于是学了这个四分钟的小段。自我感觉不错,马上告诉杨老师。她听了很吃惊。别说她想不到,我也没想过突然心血来潮要唱弹词。

其实我还有另外一个用意。就是想试试京剧中的发声方法是不是也适用其他剧种。几遍唱下来,感觉不错。由于有了一些京剧声腔的技巧。就比较容易控制评弹的唱腔。杨老师听了表示赞赏。说几乎听不出这是我的唱腔,很像职业演员。她认为京剧、评弹二者肯定有很多相通之处。我能很快学会一段弹词开篇。得益于近两年在京剧唱腔上花费的功夫。

我唱了四个版本,个个有错。经杨老师筛选,选了相对好一点的版本上传。相信上海方面肯定有不少行家。京剧票友客串一把蒋调评弹,敬请不吝表扬和批评。^_^

唱词:

徐元宰:

世间哪个没娘亲,可怜我却是零丁孤苦人,若不是一首血诗我亲眼见,竟将养母当亲生,十六年做了梦中人,不见娘亲面,痛彻孩儿心,须知无娘苦,难割骨肉情,娘亲啊,哪怕你在地角天涯,也要把你娘来寻,寻不到你娘亲我绝不转家门。步匆匆直往庵堂去,见绿杨飘拂碧波清,跨过板桥到庵门。

 

 

  评论这张
 
阅读(59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