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乌盆记》学戏函札  

2009-02-22 17:51:25|  分类: 京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盆记唱词:

   反二黄慢板转原板

未曾开言泪满腮

尊一声老丈细听开怀

家住在南阳城关外

离城十里有太平街

刘世昌祖居有数代

商农为本颇有家财

奉母命进京做买卖

贩卖绸缎倒也生财

前三年也曾把货卖

收清账目转回家来

行至在定远县地界

霎时间老天爷降下雨来

路过赵大的窑门以外

借宿一宵惹祸灾

赵大夫妻将我谋害

他把我尸骨何曾葬埋

烧成乌盆窑中卖

幸遇老丈讨债来

可怜我冤仇有三载,有三载

老丈啊

因此上随老丈转回家来

劈头盖脸洒下来

奇臭难闻口难开

可怜我命丧在他乡以外

可怜我身在望乡台

父母盼儿儿不在

妻子盼夫夫不能归来

望求老丈将我带

你带我去见那包县台

倘若是把我的冤仇解

但愿你福寿康宁永无灾

          

  《乌盆记》学戏函札

 

《乌盆记》--经典的京剧传统剧目。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出戏。说的是一段鬼故事。最早见元人杂剧《丁丁当当盆儿鬼》,明代有《断乌盆》传奇。《三侠五义》有“乌盆子”的故事。昆曲、高腔、弋阳腔、徽剧、河北梆子等都有这出戏目。

京剧《乌盆记》剧情大致为:南阳绸缎客商刘世昌收账回乡,途径定远县。到窑户赵大家借宿。赵见财起意,下药毒死刘世昌,将尸体烧成乌盆。三年后,老汉张别古到赵大处索债,无意中得到此盆。刘世昌开口诉冤,哭求老人代为伸冤。张别古携乌盆儿到包公衙门衔冤投状,此案得以昭雪。

老百姓历来喜欢看善恶因果报应的戏文。这个戏故事离奇,情节曲折。记得三年前看了这出戏后,我就开始喜欢传统戏了。从此一发而不可收。这个鬼故事很有人情味儿。刘世昌的古朴,张别古的仗义,赵大的凶险和包公的柔情铁面。几个人物刻画的惟妙惟肖。

  从京剧唱腔艺术上说,刘世昌对张别古诉冤一段反二黄唱腔“未曾开言泪满腮”,如诉如泣,悲情万状,扣人心弦。历来京剧各大须生不避撞车之嫌,都有经典唱段传世。这个唱腔为全剧核心唱段,高低音跨度大,低音深厚宛转,高音飘溢迭出,难度很高。两年前我经杨老师指点学唱,但一直没唱下来。近年感觉技艺提高,前天再次试着录音。杨老师又写下洋洋洒洒一篇说戏文字【见附录】。关于字韵部分细微要义评点精当,我看可以当作教科书了。转上此文,附上我的录音。路过的看个热闹,学戏的看个门道,识者当自有品鉴。

老师说戏函件:

 

      现在听你的戏不像以前,我对老生的戏比过去熟悉多了。

总体感觉很好,顺畅老练。

一、嗓子很够用,升F调,这么高的调门一点儿都感觉不出紧,唱得很松,高音通透,低音宽而纯,音质保持很好。

二、位置再提高一点就好了。

三、气息还可以,有几个气口要注意。后半部分原板唱得好。

四、主要问题还是字,不过我是挑剔地说,你基本上都准,我是再抠严点而已。下面还是分句说吧。

未曾开言泪满腮

曾字收韵不够,泪也差一点,归到衣上。泪的字头应再清楚一些。腮的归韵很好,腮的腔11 66 55 55 55 56 11 这中间没气口。后面的腔也应该是一气呵成,中间没有气口更好一些。但这个伴奏尺寸不适合这样唱。这是小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后面要说个题外话)。

尊一声老丈细听开怀。

这一句很好。尊的归韵再明显一些。

家住在南阳城关外

南的字头再突出点,归韵也不太到位;阳归韵后鼻音。

离城数里太平街

好。

刘世昌祖居有数代,

两个由求辙,“刘”和“有”都不太好,刘唱为li-ou,有也是yi-ou,这个衣音要保持一下。口形是扁的,嘴角稍扯开点上提,即使收韵时也不变成撮口形。后面遇到由求都是一个道理。

商农为本有家财。

“有”字同样

奉母命进京城做买卖。

贩卖绸缎倒也生财。

“绸”的由求辙

这个“生”字知道你是词没拱嘴,所以也不准了。念成shen,归仁辰辙。

前三年也曾把货卖,

前的尖字不突出。

收齐帐目转回家来。

“收”字的辙;“转”字收韵不够,最后那个“恩”的音儿

行至在定远县地界,

霎时间老天爷降下雨来。

这句是他耍了一个花过门,你不管他。这个字在板上,过门儿1243 2.3 51 6532 这一小节完了板上1.3 23 就张嘴。

路过赵大窑门以外,

“赵”和“窑”字腰条辙,字腹再大一点,归韵不要太早。

借宿一宵惹祸灾。

借和宵都是尖字,录音听不清楚。

赵大夫妻将我谋害,

赵同上;妻的尖字再注意一下喷口。

他把我尸骨何曾葬埋。

“未曾”是不是字错了?应该是“何曾”吧。

 

烧成乌盆窑中卖。

这句的字都好。两个腰条辙都好。盆的仁辰归韵也很好。

幸遇老丈讨债来。

可怜我冤仇有三载,有三载,老丈啊!

“仇”的由求辙。

有三载这句回龙腔这个伴奏带不好,老丈啊原本你唱的是对的,应该是中眼开口,但他是下一板开口,这样听起来也很别扭。也只能如此了,你只好把他的听熟,跟他唱,板上起。但跟乐队时我还是建议你按原来唱的,不然别人会说你唱错了。当然这些都不为错,最后是落在板上就行了。这句腔最后比余派多一点儿。66 5你唱得是余派腔。

因此上随老丈转回家来。

"随老丈"这三个字的腔有点晃范儿,这三拍应是35 53 3 ;家后的“来”字好像没出来。家是眼上,来也是眼上,家字唱四拍后唱来,这个腔是落在眼上下一心;“家”字字腹再长一点,也就是ji保持长一点,记得说剑阁里说过,这样的开口音打开晚一点既好听又好唱。

劈头盖脸撒下来

头的腔不对,是57 6  ; 脸也同样ji的时值再长一点就会更轻松。

奇臭难闻我的口难开。

“臭”还行,“口”的归韵就早了。

可怜我命丧他乡以外,

这句唱得好。呃音很好。

可怜我身在望乡台。

“身”字归韵en

父母盼儿儿不能奉待,

唱的老母?可能是忘词了

妻子盼夫夫不能回来。

的余的都是回来,杨唱转来,李军是还来。这都不碍大局。但唱回来的“回”字就倒了。“还”也是倒的,转合适。但从意义上讲是还来最合适。“能”很好。

望求老丈将我带,

老丈的腔我听了一下,有很多种唱法。余的那几个坤生都唱的1 166.你的是3 32 ,杨的是 1 12.你的跟伴奏带相符。这个腔都有出处,也都不倒字。

你带我去见那包公台。

后三个字我听了几个版本,杨宝森,孟小东、王佩瑜都唱的公台,55 6.1 2,李军是县台,唱的低音,字也是倒的,成了显了。我觉得应该唱公台好一些。

倘若是把我的冤仇来解,

这个“仇”字好。

但愿你福寿康宁永无灾。

寿的辙口,“康”的江阳辙归韵。

 

总结一下总体很好。该段的主要辙口归韵是怀来辙,你唱得都很到位,特别是归韵的衣音很漂亮。

说了半天才发现没啥说的了,可见你是上了个大台阶。上面我说的那些字都是太细了,鸡蛋里挑骨头。归纳起来就是:

把位置再提高一点;

第一句的气口很重要;

几个辙口:由求、腰条、仁辰;

再就是“家”“脸”这两个字打开得再晚一点。

前面我说有个话题是:我想叛变了。

这段杨派和余派的腔差不多,除了回龙腔后的那个老丈啊的尾腔的那一点点差别外。

按第一句的腔说,就是那个气口,又听了一下李军和杨宝森的,他们竟然都有气口,而且多次归韵,听起来很不舒服,杨宝森的这段可能是嗓子不痛快吧,一点都不好,很多字也不好,辙口和归韵都不理想。我没有找到余的,但那几个坤生【孟小冬、王佩瑜】的倒听起来痛快。

记得有余派伴奏带,好像不是很好。这段当初是我让你唱杨派的,这两年来总是听你的余派那些段子,听习惯了,反而听不惯这种唱法了。记得当时我还特喜欢李军的那个懒音儿,还让你学,这可是我失策了。你现在的唱法基本是余的,干脆就一边倒唱余吧(这是指这个戏),如果这样,可以再听听王佩瑜,你那儿有余叔岩的吗?杨的经典戏是碰碑、洪羊洞、三家店。搜孤可是余好。

 

    想这半天这段唱还缺点儿什么,终于想起来了,就是“提溜”两个字。很多腔都要用这个方法,特别是高音。在位置提高的基础上,提溜起来唱,腔就好听了。一说你就明白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