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寻访奠基石 【三】  

2009-03-03 01:0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访奠基石  【三】

        

       王懿荣像                   

               寻访奠基石 【三】

那么多天过去,寻访奠基石的故事才讲了两节。老朋友JC到显得宽宏从容,他来电说:“好故事不怕晚,又怕完, 不急着找这碑,你就多转点胡同, 也能多听点故事。。。。 ^ - ^”既然如此,我就顺着回来的路多讲几回。拣几个和题目有关,又鲜为人知的故事说说。

从隆福寺、大佛寺往西,毗邻故宫、景山。故宫里的事儿斧影烛光,诡异谲密,有太多的迷解不开。力所不及,梳理不清,还不如不说。

东面为东直门、朝阳门老城区,街巷纵横,旧宅星罗密布。就说眼前的几条胡同。东西向的钱粮胡同、育群胡同、马大人胡同、魏家胡同、剪子巷。每条长度不过六七百米,小径幽深,老宅错落密集。就按有比较可靠资料记载的明代算起,也有悠悠六七百年历史。一代代古人虽如匆匆过客来了又去,却留下无数印记。真不知该从何说起。

我很想快行几步,往北再走几百米,带大家到赫赫有名的铁狮子胡同,以及西口LAOSHAN所提到“不能不说”的麒麟碑胡同,早点找到那所“妇幼医院”的奠基石。

可动笔之时,仿佛身后【南面】有一位冠服正襟,步履踉跄的清代长者,牢牢扯住我的衣衫,一双泪眼望着我,反复着一句话:“莫丢下我,说说我!说说我!”

蓦然顾首,故人却是,官拜京城团练大臣的王懿荣。三十年前我认识了他,他的形象一直挥之不去。我必须要回头先说他。

王懿荣已经死去一百零九年了。他住在隆福寺南面的锡拉胡同。这回寻访的故事从隆福寺说起,本轮不到南边的锡拉胡同。但当我关心“牺牲精神”这块碑文之始。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他。一位曾常在隆福寺徘徊流连,未见于教科书,几乎被人完全遗忘了的先贤古人。

三十多年前读他的一些史料,林林总总,残章段片,还分散在各处,至今居然还清楚完整记得。可见他是一位让人读一遍便牢记一生的人物。

王懿荣,山东福山人。字正儒,号廉生,谥号文敏。出身于士大夫门庭。聪颖过人,有过目不忘的天份,幼学勤奋,光绪朝中进士,授国子监祭酒。以词臣供奉南书房陪皇帝读书。学问笃实固厚。此人潜心旧椠本书、古彝器、碑版图画之属,研习金石学。凡书籍字画、三代以来之铜器印章、泉货残石片瓦无不珍藏而秘玩之。用现在的话说,是个大学问家,大玩家。

他为官翰林二十年,喜金石书画,“典衣绝粮不顾也。书法雄健,尽脱楷气。性耿介,好诙谐。为访求珍本足本典籍、字画、青铜器,以及碑文墨刻,不惜倾家倾产。他称“天下之地,齐青一带,河陕至汉中一路,皆古董坑也。余过辄流连不忍去。”

他收集各类书画及典藏文物,足迹遍及鲁、冀、陕、豫、川等地。当时著名的朝廷大员、书法家、收藏家、金石学者翁同龢,潘祖荫、 吴大贗等人对他“泛涉书史,嗜金石”均有高度评价,“并称其博学。”翁同龢还说过他的收藏“无一不精”。

王懿荣撰有《汉石存目》《古泉选》《南北朝存石目》《福山金石志》等书。还有一首自嘲的律诗:

“廿年冷臣意萧然,好古成魔力最坚。

隆福寺归夸客夜,海王村暖典衣天。

从来养志方为孝,自古倾家不在钱。

墨癖书淫是吾病,旁人休笑余癫癫。”

“从来养志,自古倾家,”其人傲世脱俗,孓然影立的风貌跃然纸上,栩栩如生。

光绪二十五年(1899),他偶然患病,中医替他开方,其中有一味药叫龙骨。家人从“鹤年堂“药铺买回药,他发现龙骨上刻有类似篆文的文字。凭着多年对金石学研究的造诣,初步认定为早于先秦的文字。于是果然将药铺的龙骨悉数买回。他前后共收藏甲骨一千多片。后来细为考订,认定为商代卜骨。均出在篆籀之前。

“甲骨文”从此横空出世,被揭开神秘面纱。这也成了中国学术界的大事。他被后来的学者尊为“甲骨第一人”。赞誉为具有“肇始之功”的金石通家

文敏公开山,后来的学人旋踵接继。刘鹗、孙诒让、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等甲骨文大家。论资排辈论学问,都只能算此人的后学了。

说到甲骨文,此人的学问贡献斐然卓越,固然值得一书。也有大量文章论及。甚至可以说他运气好,撞上了一个“六合”大彩。可我还要说一件常人难以想象,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庚子事变之际【1900年】,八国联军进逼北京。王懿荣被任命为京师团练大臣。7月19日,八国联军攻克北京。光绪随慈禧太后仓惶出逃西北。王懿荣督守东便门,率清军和联军苦战。

七月二十日师溃,王懿荣深感未尽守土之责。痛惜家国破败,决计以死报国。

返回家中,他对家人说:吾义不苟生。 并题绝命词于壁上: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于止其所止,此为近之。诀别之际,这位先生还特意庄重地在下面书写下三项头衔。“京师团练大臣、国子监祭酒、南书房翰林王懿荣”。先“吞金二钱不绝,”“复仰药仍不绝,”旋“掷笔赴井死,”慷慨殉国,时年五十六岁。

 

据《清史稿》记载:他早就叫人竣洗院中之井。有人问他,答曰:此吾之止水也!意指这口井是他的归宿之处。

中国的清吏、廉吏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也算是做官的道德底线。大凡守土失职,丢城池,吃败仗,士大夫出身的官员,为报效朝廷国家重托。会选择自杀以全名节。清代对此类“殉吏”优抚有加。道咸以来内战频乃,争战不息。各地官员殉职人数很多。清政府对此按例表彰,封赐谥号。有的赐世袭,爵禄食俸,优恤其家眷子女。

对于很多具备道德操守的封建的士大夫来说,为官一生,投效朝廷,宦海沉浮。即使最后捐躯报国。得到名标碑传的荣誉和荫泽后人的结果,也算成全个人了的名节,可以死而无憾。他们的事迹,以及他们视死如归的“牺牲”和“精神”,仰或是“牺牲精神”,一百多年以来一直被尘封固锁,束之图书馆的高阁,鲜为人们所知。这些清代的“殉吏”,被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有意回避,或横加贬斥。渐渐远离了人们的视野。可以问问那些大学教授或学生。他们或许会知道“甲骨第一人”的王懿荣。但恐怕十有七八不知道他殉国的这段事迹。

呜呼!

王懿荣在隆福寺街头牵住了我的衣襟。在他的身边,还站立着一排排铁骨铮铮,气贯长虹的满汉大臣和官兵。他们都在家国破败的悲情之日,从容选择了一模一样的道路。

1895年2月,海军定远号管带刘步蟾在刘公岛一战的硝烟中恨恨连声,吞金殉国。

   2月11日,海军提督丁汝昌见黄海兵败,大势已去,仰天长叹,服鸦片自尽。

    此后大约一两天,镇远号管带杨用霖“引抢衔口,发弹自击”壮烈殉节。

    庚子年【1900年】6月17日,天津镇总兵罗荣光率精锐淮军6营苦战大沽炮台,全军覆没,罗荣光在绝望中自杀身亡。

7月17日,军务大臣李秉衡统兵与联军决战天津河西务。战至无一兵一卒。羞愧交加,愤然饮毒自绝。

8月,直隶总督裕禄面对北京城破的败局,在南蔡村途中“口呼智穷力竭,自杀身亡。”

呜呼!

这些死难的清廷官员都值得敬重。可王懿荣的殉节特别有震撼力。之所以如此,在于他后面还站立着两位伟大的女性。一位是夫人谢氏,一位是长媳张氏。当王懿荣投井后,“夫人谢氏见状,率长媳张氏慨然相随,亦投井自尽。”

我很想知道,王懿荣决定选择了一条死路之后,在锡拉胡同21号院内是怎么和妻子人等依依惜别的?这两个女人怎么也会有让天地为之动容的勇气和胆量,与王懿荣相约黄泉,从容赴死。【根据张之洞的挽联和其他资料,似乎还有他的幼子和仆人同时自尽。】

她们两人没有留下姓名。但她们和刚烈的男人一样,在国难临头的紧急关头,选择了为全节义赴死捐躯。即使在清代,也是极为罕见的。我没来的及翻检史册,在这个硝烟弥漫的庚子年七月。满门自尽的还有:

安徽巡抚福润,“全家自尽。”

户部尚书崇绮随慈禧“西狩”逃往山西。他在北京的家眷自尽,崇绮得讯后自杀。

宗室庶吉士寿富与弟弟富寿,还有两个妹妹及婢女一起服毒自杀。

呜呼!

无论是满族还是汉族,无论是官宦还是黎民,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无论是有名字的,还是只有姓氏的。在民族存亡的时刻,那些能够为家国慷慨捐躯的义士和烈女,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牺牲精神”,永远值得后人景仰、膜拜、崇敬。

我站在紫禁城垣的附近,西望内城中南海深处,东望北京城内外。不禁暗自发问,“现代”化了的中国人,我们继承了多少先贤们视为不可须臾或缺的宏旨大义,道德传统?我们还保留着几块前辈遗留下来的精神“奠基石”?我们尚存多少“牺牲精神”,还能保持着多少基本的操守去“造福人群”?

王懿荣殉难十日后,侍郎张英麟将其遗体打捞出来,装棺入殓,暂厝在东院。为了彰显这位贤臣殉吏。经张之洞、鹿传霖、端方等商议,并由鹿传霖向光绪皇帝面陈,请求在王懿荣殉节处建祠堂纪念。清廷破天荒开了个特例。在内城将他的故居东院辟为福山王文敏公家祠。祠内有碑,碑文为光绪皇帝的《赠侍郎衔国子监祭酒王懿荣祭文》。两江总督樊增祥撰写的《王文敏祠堂记》给予他极高规格的评价:内城建祠,例无明文。非公之大节卓著、经师人表,一门忠孝,国史有光! 并在院内井上建亭刻石:福山王文敏殉难处。【1990年4月,此碑移运至山东烟台市王懿荣博物馆。】

这段故事讲完,我觉得九泉之下的王敏公,以及甲午、庚子年为国家捐躯的文臣武将应该得到一点安慰。近半个多世纪以来,很少有人记述这段真实的历史。还给历史一点点清白,还给历史人物一点点尊严。其实不难做到。难的是有没有客观公允的史识和评价。

辞别王敏公,旁边还有几个人物的故居值得探访。好在寻找“奠基石”的路程没有走错。四处埋藏着太多“奠基石”的故事。尽管文章已经写得太长,结尾还想添上一段张之洞为王懿荣写的挽联:

     思率诸以时习礼,君隆祀典,臣重儒行,瘅心讲学术,且幸文章宗工、政事名族,金石通家,春酒一尊瞻遗像;

    “忆圣驾蒙难出巡,我捍牧圉,公守社稷,泪笔写奏稿,可怜父子尽节、夫妻捐躯、儿妇从井,秋风七月葬忠魂。

魂兮归来!

甲午,庚子的义士和烈女们!

 

 

评论

评论

(13 ) 发表评论

按时间顺序查看 | 按时间倒序查看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前的浮华淹盖了浓重的传统文化,停一停、静一静,看一看、听一听历史的涓涓细流。

2009-04-14 22:36:24 删除评论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悲壮的历史故事,弘扬了先贤们为国义无反顾的不朽情操!

2009-03-23 16:01:47 删除评论

前两篇像写胡同游,第三篇又像写满清公务员任职资格。写了三篇到现在还没提奠基石,看来您这《石头记》是长篇了。

2009-03-18 14:52:39 删除评论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从容逛,慢慢讲。

2009-03-13 10:48:49 删除评论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好文章!如此悲壮、震撼的史实!请继续讲下去,我们洗耳恭听。

2009-03-08 13:28:32 删除评论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读此文犹如历史学家讲述历史,犹如北京电视台的话说北京节目,可作一期节目资料。读文长知识。有吸引力!有学问!

2009-03-03 23:29:11 删除评论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壮烈!弘扬传承中华民族牺牲精神!好文!

2009-03-03 19:47:31 删除评论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好文章!““现代”化了的中国人,我们继承了多少先贤们视为不可须臾或缺的宏旨大义,道德传统?我们还保留着几块前辈遗留下来的精神“奠基石”?我们尚存多少“牺牲精神”,还能保持着多少基本的操守去“造福人群”?”问的好!!

“还给历史一点点清白,还给历史人物一点点尊严。其实不难做到。难的是有没有客观公允的史识和评价。”这就是“现代”化了的中国人的悲哀!!!

2009-03-03 12:32:06 删除评论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啧啧!好文章!

胡同深游,游出了故人故事。

胡同深游,忆的是人生百态,感的是百年沧桑,品的是京味文化,悟的是世道轮回。

这已经不是为了寻找哪一块奠基石,而是为了追随先贤们视为不可须臾或缺的宏旨大义、道德传统、精神“奠基石”、“牺牲精神”和“造福人群”的基本操守。

这样的胡同,值得游!这样的文章,值得读!

2009-03-03 10:58:35 删除评论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学习了,长见识了,谢谢!

看这架势,这一系列围绕“牺牲精神”得讲个2-3个月吧。很想看到你最后的结论。

2009-03-02 21:50:04 删除评论

(13 ) 发表评论

按时间顺序查看 | 按时间倒序查看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好文章!深见功力!

2009-03-03 10:34:38 删除评论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很感动,谢谢你的幸苦,让我们了解了先贤们震撼人心的故事,气节!

2009-03-03 10:05:13 删除评论

寻访奠基石  【三】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他们的事迹,以及他们视死如归的“牺牲”和“精神”,仰或是“牺牲精神”,一百多年以来一直被尘封固锁,束之图书馆的高阁,鲜为人们所知。是朋友 挖掘素材,为他们鸣不平,才拓开了我们的视野,让这些金子闪闪发光,谢谢你让我分享了先哲的感人至深的事迹。。。。。。


Image
八国联军进驻北京

 


Image
庚子年战后的北京城区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