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再说“杂牌部队” 附视频资料  

2010-04-14 21:16:55|  分类: 京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春京剧演唱团拜会的前前后后  【七】

                 

           再说“杂牌部队”

 

   老“鸠山”黄泽成算得上604远近皆晓的知名人物了。四十年前他惟妙惟肖扮演的“鸠山”注定被很多人牢牢记住,乃至很多知青已经记不住他的真实姓名。当年那种执着和爱好一直伴随着他后来几十年的生活。

  如今,“鸠山”已经成为北京的资深票友。请“鸠山”出山,唱他拿手的“花脸”戏。很早就被列入团拜会的必选节目。

   我给泽成打过去一个电话。 “老黄,这回得请您出山了”。

  “行,我唱《九江口》” 此言一出,我愣了。

   他选择了袁派花脸一段冷门戏。就是在北京,一般的琴师还不会拉这出戏。

    什么是袁派呢?

   六七十年代,袁世海扮演的“鸠山”奠定了这位艺术家半个多世纪以来在京剧史上的地位。袁世海出科于“富连成”。后拜郝寿臣为师。以架子花脸著称。他在近几十年舞台中演出了《响马传》、《李逵下山》、《灞桥挑袍》、《九江口》等剧目。逐步形成了某些不同于“郝派”的风格,由此被人称为“袁派”。

  “袁派”讲究“唱做并重”。这一条给职业演员和爱好者无形中设置了大障碍。如今的舞台上和票界。几乎很难再找到“袁派”的传人和唱段。一年前,我见到过一个传奇式的人物,名叫黑永宽,天赋条件极好【叶庆柱和黄泽成都和他很熟悉】。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他一定是可以继承袁世海的优秀人材。可惜,文革中断了他的演艺生涯。去年不幸因病早逝。此人离去之后,恐怕和一些其他流派一样,“袁派”的彻底消亡行将不远。

    黄泽成学习“袁派”,一定与四十年前的《红灯记》有关。八二七之前遇到他时,我就感觉到他的说话,眼神、举手投足,隐隐约约有袁世海先生的影子。可见他这些年非但没想摘下那顶“鸠山”的帽子,而且距离曹操、李逵、张定边越来越近。

    黄泽成要唱的《九江口》,我没听过。放下电话,我马上问叶庆柱老师:“这段戏谁能拉”?

    叶庆柱说:“现在不好说,但王美敬应该能拉,这孩子聪明”。

    就这样,一段“九江口”,牵出了一个王美敬。我们的琴师队伍里又增加了一位年轻的女琴师。也正是此人,事先现背琴谱,非常出色地为我伴奏了其他琴师们都没拉过的“一捧雪”。 

     黄泽成演出时,我在大厅应酬刚刚到达的张萍等人。没赶上认真观看。后来反复看了几遍他的录像。平心而论,黄泽成的这段“九江口”表现的非常完美。没有多年苦心研究,学习,积累的功夫,很难达到他目前的水平。从演出的技术含量的角度讲,他是我们几位知青演员中表现最突出的。

   不知细心的观众注意到没有?黄泽成演唱前有一个左手轻抚下腹部的动作。那天的“大腕儿”张萍,叶庆柱等上场也做了一个类似的手势。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这至少是懂得或非常善于控制气息的演员,上场时做的一个自然调整动作。

    从唱腔来看,黄泽成的气息和位置非常好。大段的抒情气息通畅,显得从容不迫,游刃有余。第一句“看夕阳”的看字位置很好,为下面奠定了基础。“阳”字归韵漂亮。

    京剧界有句俗话。“张口就知有没有”。夸张点说,这三个字就基本可以给他下定论了。

    后面“枫”字带出的鼻音,“燃”字的张口音儿,都是值得圈点之处。到了“心中烦乱”爆发出花脸特有的虎音儿,立即赢得台下一片彩声。“力挽狂澜”四个字唱的声情并茂,字字千钧。两句两个好,非常漂亮。

    第一次听“九江口”。“才挣下这北汉江山”的腔儿应该算花脸戏中最好听,最抒情的乐段。建议有兴趣的朋友们再听一听。我以前不熟悉花脸戏,对郝派,袁派戏缺少认识。这段唱给我开了眼界。对花脸戏的唱腔有了新的认识。

    黄泽成最后的唱腔一气呵成,到“逆耳忠言”出现“响堂”的效果,感觉有“裘派”的音色在内。场内又一次掌声喝彩。京剧流派之间相互吸收和借鉴很为普遍。我还没听袁世海先生的原版。也不知道自己的揣测有没有道理。可感觉上黄泽成学出了袁世海的那种味道和风范。

    由于当天高难度的京剧选段太多。黄泽成的这段“九江口”很容易被人们忽视。重看录像,我发现这段花脸唱腔当属上乘之作。

    从昔日“鸠山”到而今的“张定边”,黄泽成已经成为很有造诣的一位高级票友,具有相当的实力。这也应该是我们知青京剧爱好者的一个骄傲。

    

     说到“胆大”的“杂牌部队”,就不能不提到参加过八二七京剧组曲演出的京剧合唱团。这是一支名副其实的“杂牌部队”。

    一年以前组织合唱团的时候,当时的筹备组,演出组没一个人对临时组团心里有底。还担心不会有人报名参加。为了促成此事,我大着胆儿为加工连领了一部分名额。没想到后来12连,31连,11连等大单位一下报上来很多人。还没有再进行动员,名额就已经满了。更多知青的积极参与极大地鼓舞了筹备组,也间接推动了八二七的各项工作。

    不过,当我第一次参加排练活动时。这支“杂牌部队”给我浇了一盆冷水。五音不全,跑调冒调,没板没眼,唱出来没个模样儿。当时我给节目组夏导和觉权的邮件里,就提出了如京剧合唱不成功,改回小节目的应急方案。

    记不清是哪一天。北京合唱团的几个成员不约而同给我发来邮件,视频和短信。他们激动地告诉我合唱团京剧曲目的排练激情洋溢,效果出乎意料。我在外地看到了北京的视频。深深为北京合唱团的进步和那种洋溢着的热情和执着精神所感动。定期雷打不动的排练演习,几乎保持百分百的全体出席,在房间,灶台不缀学唱样板戏,老山,党校真刀真枪的大演练,新源里的绿豆汤,丝绸公司的矿泉水。京剧合唱团的“实力”就是这样被锤炼出来的。

    到了二二七京剧团拜会的舞台上。这支站在专业京剧老师,演奏师目前的“杂牌部队”已经不再是去年的模样了。这些人曾经在党校礼堂,展览馆礼堂等全国最高档次的大舞台上唱过戏。炫目的舞台灯光对他们已经不再陌生。

    曾为他们伴奏过的有钢琴,民乐,京剧三支经过合成的五十余人大乐队。这样的阵势连职业演员也很难遇到。以至于九一五演唱时,见到乐队过于单薄,有人还故意幽默地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唱几段京剧对合唱团而言似乎太过寻常。

     那一天,舞台上的合唱团员不再蓝褂白衫,他们随心所欲,不约而同地穿上了红红绿绿的节日盛装。一个个风姿绰约,气度从容。我在录像中仔细分辨,已然捕捉不到半年前他们在排演,彩排时紧张,局促,慌乱和不安的神情。

    同样的唱段,同样的调门。不同的是乐队规模要小的多。可很多人认为这次合唱团的表现超过了八二七。除了规范的站位,眼神和微笑以外。我在合唱队员的面容上还看到了轻松和自信。他们一个个都具备了更高的“实力”。

     不过,“杂牌部队”还是“杂牌部队”。到了最后一曲“今日痛饮庆功酒”。他们还一定会继续遗留下永远数不清节拍的戏剧性的效果。杨子荣何时放声大笑?演员们已经不知演练过多少次了。可是,台下有观众抑不住激动情绪开始大笑。“杂牌部队”象触了电,一下按耐不住,集体提前开笑。

     当敬业的鼓师和乐队老师们职业地完成了他们的慢速大过门时。演员们突然发现还得重新大笑一次。

    这一次,笑乱了整个舞台,笑的前仰后合,笑的尽兴开怀,笑的乱了阵容,笑的有人直不起腰。鼓师李连生一本正经地引导乐队文武场加打了一串响亮的锣鼓。放下鼓键,他也乐了。

    我发现所有乐队成员和演员观众一样,这会儿忍不住一起全乐了。

    在演出时,这样的情节叫“砸锅”。

    可在我们的“堂会”上,这叫出彩儿。有“实力”的角儿们怎么唱?何时乐?错了也都是对的。

 

由主机拍摄的新春京剧团拜会视频原始资料 【三】

 

 

 

  评论这张
 
阅读(611)| 评论(2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