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天上人间 七 一分四十九秒  

2010-08-24 16:3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防字604 的 2147                    一分四十九秒    827征文(21

 

 

                                       

视频短片 :  八二七序幕

 

 

                                        “天上人间” 七

           

                                    “一分四十九秒”

 

如果发出这样一张问卷:

你认为827“悲怆与光荣”大型演唱会第一个亮点是什么?

翻开演出当天的节目单,很多人对那个气势磅礴,浑雄深沉的大型合唱记忆犹新,会指着第一个节目回答:“百人大合唱”。

“恭喜你,答错了”!

 如果让我当评委,我只能给六十分。^_^

  那一天,台上台下二百多位演职员属于幸运者。说幸运,在于他们登上了流光溢彩,美轮美奂的党校大舞台,或在幕后直接为演出提供了技术支持和服务保障,亲自参与铸造了这台晚会。

也还是这二百多人,又属不幸者。说不幸,在于他们作为演职人员,无法在台下观看全场演出。绝大部分人在演出前半小时已各就各位,有的排列队形,有的正紧张地为拉开帷幕忙碌。他们不可能体验到作为观众,在坐席上观看演唱会的感受。他们无法现场观赏帷幕启动前那一分四十九秒的场景和音响。

一个离开现场无法复制的“引子”,一个只有亲历者才能感受得到其冲击力和震撼力的“序幕”。

可惜,错失了短短一分四十九秒,“序幕”与他们擦肩而过。今后再也找不到弥补的机会。

我不能错失这个机会,几个月之前,我先和自己做了个秘密约定:和当年的战友们坐在一起看演出,观看“序幕”、“大合唱等预期的一个个亮点。

八二七晚上六点一刻,我完成了组委会和节目组交付的任务。早早来到剧场,找了个靠近通道的地方落座。不安地期待着“悲怆与光荣”拉开帷幕。

今晚有一个值得期待的节目,一个小小的“引子”。它将引导观众穿越历史“时空隧道”,重回北大荒,贯穿四十年。“引子”仅仅用时一分四十五秒。

大型演唱会所有节目的排练和彩排,在几个月内不知反复演练了多少遍,唯独“序幕”的创意及内容很少有人知道。设计者,组委会和节目组恪守当初的承诺,绝不泄露“序幕”的细节。要在现场为大家奉献一个出人意表的惊奇,一段时光切换的经历。

当晚,一千多名观众见证了最能打动人,最堪回味,最经典的一个时刻,“序幕”也成为使人耳目一新,全场最大的亮点。

这一天,我整整等了六个月。

 

己丑年的早春,北风催动阵阵冷气,阳光很难穿破灰蒙蒙,雾沉沉的阴霾。凛冽的寒意还没有退去,北京地区的筹备会议却一个接一个开个不停。“报国寺会议”最初的那个原始草案,经过几个月的修订和补充,轮廓已经显得越来越清楚。

二月份,筹备组做出了一个最重要的决定。将北京地区性的知青纪念活动升格为京、沪、哈、津、齐五市联办的大型活动。

二月五日,视频组拿出了暂定名为“黑土地上的奉献和收获”草案。人们已经可以看到八二七期间发行一部大型知青纪实视频连续剧的可能性。

二月二十三日,筹备组第一次发布关于八二七活动的正式文件。确定了会议四项主要内容:老照片展、联欢晚会、观看光盘、医疗咨询。文件还涉及会务活动的安排,以及成立由五地区成员组成节目组的具体方案。

八二七活动的雏形已经见诸文字。

到了三月三日,这份文件五易其稿。进一步明确了五个小组的成员和负责人。并勾画出八二七活动的基本轮廓。文件中的很多计划也按照分工开始付诸实施。

 一切似乎都在顺利进行之中。一个又一个议题正在逐个落实。

此时,筹备组遇到一个十分重要的抉择。

谁来承担演唱会总导演?

记不清在哪一次会议,但那次会议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龚凯进在谈到策划晚会议题时,恳切而语辞坚定地对大家说:“我推荐一个人担任晚会总导演,上海的夏子文”。

 一位客居上海的战友,到北京执导这场大型演唱会,有无可操作性?夏子文能否担任如此重任?众人静静地听着。

凯进列举出几条理由之后,又说了下面一番话:“我看夏子文的经历、能力、综合条件非常突出,完全可以承担总导演职责,我们应该请他出山”。

接着,他定了定神,似乎胸有成竹。清了一下嗓子,看了看四周,欲言又止。最后压低了调门轻声说:“有件事我本来不想在这个会议上讲,怕泄密传出去。不过今天到会的都是筹备组成员,我不能不讲,希望大家严守秘密。”

 一句话引起与会者的好奇心,大家不知所以,面面相觑。

“老夏是个很有思想的导演,他和我谈到过一个创意。我们这台晚会的序幕要这样拉开……”凯进说得绘声绘色。

 人们听得有点发愣,似乎在各自揣摸“序幕”的音乐和场景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很快,大家对这个创意给予高度评价。

有人在会上说:“就凭这一个创意,老夏担任总导演绰绰有余”。

还有人认为:“有了这个创意,他还应该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创意。给晚会制造一个又一个新的亮点”。

不需要再解释,不需要再讨论,不需要任何犹豫。在这样一个富有浪漫虚幻和现实质感,让人耳目一新的“创意”面前,人们不再需要表决,毫无争议地一致投了信任票。

从这一天起,我开始有了个新上司,后来,京津沪哈齐,无论到了哪儿,人们都叫他新的名字—“夏导”。

好的“创意”具有特殊的魅力和力量。当“序幕”还停留在创意阶段时,我就服了。而且还相信,“创意”能够奠定一位导演的威望和地位。

八二七之前的半年之间,我们一起共事,一起工作。夏导给予我负责的那部分工作很多指导性意见,也给了我最强有力的信任和支持。到了八二七结束。我们成了哥们儿、朋友。在告别晚宴上,夏导举杯和大家依依惜别,他给战友们敬酒时,眼内噙含泪水,我似乎看得出,里面分明也有我的影子。

六个月内,我虽然没向他问起“序幕”音乐、文字、场景、等具体细节。可“序幕”笼罩着的疑云一直没有飘散。“序幕”采用哪些音乐素材?画外音说些什么?灯光如何切换?帷幕何时拉开?这个创意能不能成为预想中晚会的最大亮点?我一直放不下猜想和期待,也有些不安。

八二七的前夕,和我一样感到不安的还有很多人。根据以往的经验。知青聚会或文艺演出的现场一般难以达到专业演出现场效果。老战友相见,大家有说不完的话。聊天往往成了主题,演出往往成为陪衬。由于演唱会的节目多,时间长,大家都担心观众坐不住,台上台下缺乏互动。最后大量观众提前离场,陷于混乱。假如开场松散疲沓,不能紧紧抓住观众的话,就很难营造和保持良好的演出节奏和剧场气氛。从这个意义上讲,“序幕”堪称开场第一个重头戏。

能不能靠“序幕”先声夺人,一剑安天下,谁也没有把握。

 

八二七的夜晚,我提前坐进了观众席,静静地等候,等侯着那柄雪藏了180天的长剑--“一分四十九秒”。

六点二十分,大部分观众已经入席,此时大约只有七成上座率,我开始有些担心。不知道有多少人还在大厅观看“知青墙”。那里的老照片从下午开始,一直吸引了很多知青驻足停留。

六点三十分,最后一批观众姗姗来迟,他们踩着钟点走进剧场。由于人流较大,行走缓慢,两侧的通道显得有些拥挤。

  全场所有的灯光突然同时熄灭,只有分布各处的摄像机设备一跳一跳闪烁着红光。一些战友等待拍摄的相机、手机屏幕也亮了起来,星星点点散布四周。前台音响视频控制操作的几台电脑屏幕映出微弱的光亮。此刻,观众席内议论,打招呼,嘈杂的声音没有减弱。我盯着漆黑一团的大舞台,用余光注意着剧场内观众的动态,开始紧张起来。

 一阵钟声从远处传来……是“东方红”。

钟声传来缓慢而平和的单音符旋律,似乎从幕后慢慢涌动出来。透穿刚刚熄灭了灯火的舞台,划破暗夜,向观众席一千多知青战友的周围缓缓流泻。

那是久违了的一个历史回响。我似乎听到了1970年前后每天早上响起的“起床号”。“答滴滴答滴答答滴……”

场内的黑暗和音乐引领我走回北大荒。音乐永远可以启迪人们丰富的想象。或许,每一个观众此际听到了不同的声音。来自四十年前的一种旋律,一种声响,或为风啸,或为虫鸣,或为万籁无声的一种寂静。。

停顿,停顿两秒钟。

下面将响起什么音乐?是“东方红”,还是“红旗颂”?这两段具有时代标志的作品必选其一,我猜想着。

 

一片黑暗依然静默……

忽然,像海潮一样的声响由轻至重,由远而近,排山倒海,从密布剧场四周的音响设备中向剧场内隆隆滚来。

 “东方红”,是“东方红”,双管编制翻两番的大型交响乐队奏出的音乐,震耳欲聋。

不是音乐,是轰鸣,是地震,是万潮奔涌,是海呼山动。是催动所有人的震撼,是他们相随半生的旋律,是顽强不屈的生命?还是散落人生历程的点点印记?

 “序幕”的音乐以超力度的艺术夸张和渲染力,一下子把剧场变成大气场。此时,几乎没有人可以摆脱。旋律和音响笼罩一切。剧场内所有的喧哗,嘈杂,躁动,被收敛,被淹没,顿时化为无音无形。

其实,我最不喜欢“东方红”。

“东方红”是一首现代宗教的“红色圣歌”。“他是人民大救星”之类的反复吟唱,曾经创造了一个个现代迷信的“神话”。

但此刻我很喜欢“东方红”,尤其是作为交响乐的“东方红”。这首曲子伴随我们走过近半个世纪,曾经作为一代人的生命主旋律。激越、昂扬,激情澎湃。

 “东方红”曾经是强大的精神力量。他鼓舞和支持着我们这代人意气风发,在生命的绝境顽强不屈,生生不息。几十年来,这曲“东方红”曾经支撑过我们贫乏孱弱的精神躯体。

“东方红”也是一道绝杀令,在那个红色年代里,这样强悍的旋律曾经吞没一切,抹杀任何自由思想的空间和领域。

“东方红”,充满希望,憧憬,曾经是我的理想和浪漫。

“东方红”充满狂热,蒙昧。曾经是我的苦难和悲情。

我们在“东方红”的旋律中生,又在这一旋律中被淹没,直至获得新生。这一瞬间,我突然感到,它就是我们知青的“命运交响曲”。

 

 

 

 东方红乐曲转弱,一抹神来之笔接踵而来。

“604广播站”,“604广播站”,高音喇叭中男女广播员熟悉的画外音:“604广播站现在开始第三次播音。。”

  这是四十年前的呼唤。

此刻你在哪儿?在食堂,还是在宿舍,在田野,还是在车间?通过时光隧道,一千余名观众瞬间都能找到四十年前曾经自己停驻过的某一个地方。我相信,这一刻,很多人在寻找昔日的某个场景或角落,也许有人会抑不住激动,黯然泪下。

此时,我惊奇地发现,所有在通道上寻找座位的观众不约而同停住脚步。他们听到604的大喇叭,刹那间也被推进了时空的漩涡,走不动了。

我看了看时间,一分零二秒。

604广播站两位主持人具有穿透力带有磁性魅力的呼唤牵动了所有观众凝神瞩目。

第二天,网络上“二条”的一个帖子连用六个感叹号评价604广播站。

 “震撼!震撼!只有震撼!!!604广播站,真棒!”

这个评语说出了我亲历现场的真切感受。

 

下面为播音实录:

女播音员:“今天是2009年8月27日,星期四,现在开始第三次播音。这次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男)现场直播《六十团知青下乡40周年联谊活动文艺演出》实况。

(女)今天来自北京、天津、上海、哈尔滨、齐齐哈尔的知青代表和前进农场领导、老职工代表近900 人,齐聚北京中共中央党校礼堂。这是30年来六十团知青规模最大的一次联谊活动。会场上欢歌笑语、喜气洋洋。现在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把信号切到演出现场……

 

场内灯光启动,猩红色的大帷幕拉开。衣着鲜艳的主持人登台。大舞台梯阶上站满一百多名演员的红黄白三色服装,在各种舞台高倍灯光的照耀下炫丽夺目,熠熠生辉。

音乐响起……

一分四十九秒,往返四十年。只觉得留给我的时间短了点。

结束了这段短暂的时光之旅,转到八二七晚七时许的中央党校大剧场,我长长松了一口气。

抬头环顾,剧场内秩序井然,一片安静。一层大厅黑压压坐满了观众,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耳语,没有人走动。除了专业音乐会,我没见过这种场面。仿佛刚才所有的观众一起参加了一分四十九秒的现场演出。正如后来江海在一篇回忆文章中所说:“在台下的我,却是台上的主角”。他们还很难一下子从情景中走出来……

  

   

 

追记:

    撰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向一些朋友求援。请他们寻找去年的邮件资料。帮助我回忆各类会议开会时间和决议内容的细节。大计和凯进等人分别给我发了一部分邮件。重新阅读去年的“史料”,发现很多有趣,且有价值的内容。例如:龚凯进当时力挺举荐夏子文的意见。大计关于“序幕”设计思想第一次披露的考证。

他们不约而同地把去年的邮件称之为“解密资料”。既然已经解密,这里选登其中片段,作为本文的补充材料。从这些邮件中,可以看到当时他们认真负责的办事作风和充满热忱的工作态度。

同时,转发夏子文的文章节选。以便大家了解“序幕”制作的前后始末。

 

附件:龚凯进  去年五月发给一位战友的邮件摘录

XXX

1.这次聚会是六十团知青的聚会,要有整体观念。现在所有组织、“领导”活动的人都在北京,如果能有若干人出自其他地区,更能体现五湖四海。上海知青是六十团知青中群体人数最多的,有上海知青更有代表性。夏现在的户口还在哈市,他还可以代表哈市知青,他有这么广的代表性,很难得。
    2.老夏在这方面的综合能力无人能比。他曾多年担任团宣传队队长,并在六师文艺汇演中率领我团宣传队得到第一名的好成绩,由此可见其在舞台综合能力方面起码在六师范围之内也是出类拔萃的。

8月份的晚会当然要求要比当年简陋的舞台要求高得多。除了节目的选编、编排之外,还有灯光、音响、投影、化妆等,形式上有舞蹈、曲艺、戏曲(京剧、评剧、沪剧、豫剧等)、歌唱(大合唱、小合唱、表演唱等)诗朗诵、情景剧等,除了我团知青外,还有外请人员,如演员、乐队等,还有党校舞台人员、外请舞台设备人员的协调,如果一点舞台协调经验、能力没有的人,就是他再能干,也要抓瞎的。就是老夏这样的人,他现在也发愁,恐怕届时难保不会发生一些露怯的事情,何况这些人员来自全国各地,事先根本没有办法保证组合排练的时间,只能27日当天临时现抓.

老夏在团里当过干部,宣传队的老队长,大家既熟悉他,在这方面大家也信服他,所以他是不二人选”。

                      龚凯进

 

 

附件:周大计2010年8月13日给我的邮件摘录

【这封邮件订正了文中那次会议的时间及议题】。

 

 

戴琛:

你好!我查到了让老夏担任节目组总召集人的时间:2月21日。

据博文文件记载:

2月21日   在美旺茶庄召开筹备工作协调会,参加者为会务组、节目组及视频组的负责人十余人。主要内容:

(一)六十团知识青年纪念上山下乡四十周年纪念活动定于今年8月底举行。

(二)人员组织上的充实调整

1.  为适应活动的节目演出需要,并对各地的节目资源进行统一协调整合,经与各地协商,特建立一个集全团知青力量的节目组,该组各地区的召集人如下:

北京地区:张瑞强、孙娜莎、戴琛

上海地区:夏子文、王允庭

天津地区:李勇

哈尔滨、齐齐哈尔待定

节目组总召集人:夏子文

 我的笔记上也用相同的记载。

 由此判断,咱们应当是在这次会议上得知“序幕”的构思的。 以上资料供参考。

大计

 

夏子文的文章节选:“序幕”制作的前后始末

 参见604空间 。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