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仅以此文献给我的好兄弟——孔树信  

2011-11-22 12:1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

   这是我一年前写的一篇回忆文章。惊悉孔树信于昨日因病逝世,再发此文,作为对他的深深怀念。

仅以此文献给我的好兄弟——孔树信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1976年的旧照,前排左二为孔树信。

仅以此文献给我的好兄弟——孔树信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1998年的照片,前排左一为孔树信

 

                      三十五年前的一桩旧事

 

 

    昨晚,日本—巴拉圭,争夺八强关键一战。本届世界杯第一场通过点球决胜负的大战。

  第三轮点球,日本中后卫驹野友上场,一个大力劲射,皮球打中横梁弹出。

  全场一阵惊呼,日本全队呆如木鸡。日本队在残酷的点球大战中被淘汰出局。

   突然,我想起了三十五年前的一个故事,一桩至今未了的“公案”。

七十年代初,可能是74年。六十团举办了轰轰烈烈的一次全团范围体育竞赛活动。按照团部的要求,各连组建了篮球、足球、排球、乒乓球等球队。参加各类选拔赛和淘汰赛。最后到团部决赛,确定优胜名次。

  记得当时有很多文体活动开展的比较好的单位:机关、基建连、修理连、加工连、11连、3连等。

   乒乓球最后的决赛,好像在机关和3连【或许是4连】之间进行。

   篮球似乎也是机关最好,【谁还能记得起来】?

   排球争夺冠亚军的是机关和加工连。

   加工连的排球一路打到决赛,最后和机关的决赛在机关门口进行。一切都按照正规比赛程序,显得十分隆重。我还记得团部第一次采用了新买的盘式录音机,当场做了实况录音。   人们感到十分新奇,参赛的队员也特别兴奋。

这场比赛机关的实力明显高出一筹。李铨来、乐嘉民等人技艺高超,表现非常突出。以三比零大胜加工连。由于实力悬殊,当时我们输的也算心服口服。

足球比赛是个重点项目。加工连拥有不少“高手”。如天津知青前锋武德发。白永利,北京知青后卫李春生,刘宝利,前锋戚龙发,上海知青守门员孔树信,还有后卫冯玉喜等。由于平时经常踢球,在团里颇具知名度。这次争夺冠军,志在必得。

团里还有一支实力强劲的足球队—基建连。这支队伍的天津知青何秉华鹤立鸡群。他曾在天津体校足球队踢球。技术娴熟,脚法精美。似乎是个职业球员,我们把他视为最强大的对手。

记得加工连和基建连的足球大战最为激烈。最后我们侥幸赢了。此时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只要打败修理连,就可登上冠军宝座。

修理连仅为一支临时拼凑起来的足球队,此前也没有骄人的战绩。但在循环赛中表现突出。刚刚战胜基建连,“气焰嚣张”的加工连最后在决赛中遭遇这支“黑马”。

这一天,两支人马在机关球场一决高低。

加工连的所有知青,部分老职工,老老少少都来助威。张连长在一旁静静等待部下们拿一个冠军。团直各连来了很多看热闹的,男男女女,人山人海,围满了球场四周。

裁判员:基建连准职业球员何秉华【边裁好像是机关的】。

当时的加工连一路连胜不败,根本没把修理连放在眼里。

狡猾的修理连认准了一条。用两个人看死主力右前锋武德发,冻结加工连的核心人物,使他无用武之地。

世界杯证明,足球运动就是球星的运动。球星状态不好,或被冻结,其他队员很难进球。

这场冠亚军大战打了90分钟,再打加时30分。120分钟下来,双方居然均无进球。

裁判何秉华吹响哨音,宣布进入点球大战。

到了点球决胜负的阶段,加工连依然具有信心。因为我们有“铁门”,上海知青孔树信。

用现在的眼光看,孔树信也是个不可多得的足球人才。他个子不高,但身体协调性好,速度快,爆发力强,弹跳高。他在球场上有股“拼命三郎”的气势,不怕摔滚跌伤。经常在对方前锋脚底下“没收”皮球。平时经常练习“鱼跃”扑球,无论各种比赛,基本上不丢球。我们平时就叫他“铁门儿”。

第一轮点球开始了,加工连的武德发缓缓走向12码,猛地突然发力。这是个角度刁,力度大的射门,可惜足球应声直飞左上角,擦过门楣飞出。

修理连的第一位队员可能太兴奋了。也把球打向了球门外。

第二轮加工连的白永利上阵,他平时专门用左脚外加脚面练习大力射门。也在比赛前反复练习射门,胜算很高。可这次把球也打出界外。

修理连的第二个队员接着打了个漂亮的左角底线。孔树信一个鱼跃,把球扑出底线。引起全场一片欢呼。

我第三个上场,本来在球队就是“滥竽充数”,第一次经历这个场面。心跳可能已经突破100了。一含糊,脚底下一软,把球推给守门员,送了个大礼。【这一刻,想死的心都有】。^_^

修理连第三个球员向我学习,把球乖乖交给了孔树信。

第四个球由李春生主罚,他踢后卫,脚头硬,上来一脚打飞。

修理连的队员跟着把球打飞。

第五轮刘宝利点球【好像是】,球打正了,守门员脱手,但球没进门。

全场观众把目光投向了修理连最后一名队员。

这个球如果打入,修理连就会成为六十团第一个足球冠军队。

如果打不进,比赛将继续由双方增派球员继续进行死亡点球。

忘记了是哪位球员,是“白毛”,还是“大呆”?虚晃一下,一个漂亮的大力射门直飞右侧。孔树信飞身弹出,双手扑出足球。这个动作非常漂亮,球弹向球门相反方向。我们全都挥起双手高呼,庆幸劫后余生。

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罚球的队员面对扑出来的足球,抡起右脚再射,球应声飞入网底。

裁判哨响,立即判定进球有效。

武德发第一个冲向裁判何秉华。大声说:“球扑出来了,不能算进”。加工连的全体队员像我们现在看到电视转播里的画面一样,一齐冲到裁判周围。

“进球有效”!裁判连续挥手,示意比赛结束。

何秉华是个职业球员。他的判罚似乎应该有权威性。

无论我们如何争论,足球比赛的结果无法改变。加工连痛失“冠军。

虽然我们仍把武德发、孔树信当做英雄。可加工连的那个夜晚笼罩在悲伤之中,谁也不想多说话。

 

看到日本人巴拉圭的点球决战,想起35年前的这桩“公案”。我就此查了足球规则。

《足球规章》第12章规定:

“点球决胜的时候,罚出的点球不能进行补射,严重犯规的情况下被判罚的点球可以补射”。

 

 按照这一条款,该球补射应为无效。双方应该继续派球员上场轮流点射,直至一方射失为止。

三十五年了,有理由对这场比赛的最后结果提出质疑。^_^

 但是,足球就是足球,足球的“误判”,让一些人蒙受冤枉,让一些人死里逃生。很多人说,足球的魅力恰恰在于此。

三十五年前的结果不能改变,但我们的不满和质疑,如今已然可以得到安慰。

 去年七月份的一个下午,我和上海的几位知青去看望重病缠身的孔树信。

当年身手矫健,英气勃发的“铁门”孔树信,如今两鬓染霜,他的肺部大多已成坏絮,不能多说话。也不能卧床,只能坐在躺椅里,靠药物维系生命,处于高危状态。

小孔不能说话,面带平静的微笑,坐在轮椅中和我相视。

在场的所有人都进入到同一种状态,无奈,辛酸。

一个善良、无私,勇敢、当年何等健硕的知青战友,如今就这么近距离默默坐在我的对面。思绪无限,却一时相对无语。

在我想到了一个词,但不敢说与任何人,“英雄末路”。

我把话题拉到当年的这场比赛。给他讲述我所能回忆起来的细节。告诉他这场球他表现出色,无愧于“铁门”称号。我们这场球不能算输。他望着天花板的吊灯,点着头和我一起回忆,追索。我能看出,他的目光里闪烁着憧憬和追忆,还有那一丝丝对青春的寄托和回望。

也许,对孔树信来说,当年的足球大赛,是最值得纪念的一场辉煌和荣耀。这场惊心动魄的点球大战,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一个“遗憾”。

 

知青们的经历纷繁复杂,其实又那么简单。他们从平淡中出发,经历苦难和彷徨,最后又归于平淡。而这样的平淡中充满了故事,说不完的故事。当年的一场足球比赛,就给人们带来百般不同感受。

加工连足球队的哥们儿,武德发,白永利,戚大哥,春生,保利,华金坤,还有当年的后卫,现在也坐在轮椅中的“二喜子”,以及那天前来助阵的战友们,还有裁判何秉华,你们现在都好吧?

祝你们健康愉快,我们一起看世界杯。看了这届,再看下届。。。。。^_^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