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写在“堂会”之前(二)如是我闻杨晓云 上  

2012-01-26 23:49:06|  分类: 京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堂会之前(二)如是我闻杨晓云  上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写在“堂会”之前  ()

           

     如是我闻杨晓云  

 

去年就计划写篇文字介绍第二个“大角儿”杨晓云老师,结果一欠就过了一年。杨晓云有人已经很熟悉了,我在博客里也曾经有过一些简单介绍。但她有很多独特的地方不为人知,有些故事很有意思,乘着“堂会”之前,写出来还掉这笔文债。

    我认识杨晓云,要从2006年说起。那时候我对传统戏几乎一无所知,一段戏都不会唱。有一次在深圳的一个文化馆看演出,杨晓云在台上唱醉酒。她的唱腔和身段,眼神非同一般。举手投足韵味十足,很有艺术感染力。虽然说不出好在哪儿。我却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有个机会向她和深圳的另一位赵老师讨教学京剧。她给了我一个指导性建议,随手写了张京剧十三辙的纸条,要我认真默记熟习。虽然当时我们还不大熟悉。可她对京剧的热爱,理解的程度,还有那副非常认真的神态,让我一直记到了现在。那天,赵老师给我开出了几个初学必修的唱段,杨老师留给了我一张口诀,打那时开始,她就成了我学唱京剧的老师。

说到杨晓云,京剧圈儿里很多人知道她是从赢得天津“和平杯”十大名票出名儿的。那么,天津和平杯是何许赛事呢?

大家知道体育运动有个世界顶级的奥运会,其中的足球比赛,算世界足球界的顶级大赛。可真正的足球顶级大赛不是奥运会比赛,而是“世界杯”足球赛。打个比方,中央电视台经常举办的全国京剧票友大赛,就相当于奥运会足球赛。天津和平杯比赛的地位要高出一个层次,有点象足球世界杯的地位,为全国京剧票友参加的两年一届最高规格赛事,和中央台的比赛相比,前后的档次水平有很大差距。具有天津和平杯十大名票资格的,(尤其早期几届出来的选手,现在江河日下了)几乎从来都不参加任何中央台全国性的京剧比赛。在历届中央台全国票友大赛里,得到金奖的大多是参加过和平杯,排名十大以后的二三流的选手。

  历届和平杯出过很多“十大”,其中杨晓云、叶庆柱、杨永树、蓝仁东、顾丽娜等人最负盛名,算的上个中翘楚。杨晓云、叶庆柱一直被和平杯组委会器重,有人戏称为“金童玉女”,每届和平杯大赛都会请他们参加会务,并在开闭幕式上台演唱。2008年,杨晓云在天津第九届“和平杯”决赛时间演出了一个京剧专场,这个专场也是历届十大名票的第一个专场。戏演的非常成功,得到专业界和票界交口称誉。组委会领导扬眉吐气,欣慰地说:“杨晓云给和平杯争了光”。

我理解这句话后面的意思。组委会打造了和平杯这块名牌,很多“十大”唱腔已经可与专业演员媲美,可真刀真枪上台,却演不了一个拿得出手的折子戏。杨晓云的这出戏恰恰弥补了和平杯选手在全国票界瞩目的天津舞台上独挑大戏的空白。

其实,杨晓云早就具备了优秀专业演员所具备的条件和素质。在我看来,那么多届的一百来个“十大名票”,和杨晓云相比,还不在同一个档次。这话听起来十分夸张,有点匪夷所思。绝大部分十大名票会说我信口开河。可是即使抛开我个人或许有偏爱的因素,有几个数据和事例,列举出来可以佐证我的论点。

全国历届一百来个十大名票,他们能演几折戏?几出戏?演什么戏?我粗略查询了一下,一些名票除了唱几个折子戏以外,能演出全本戏的已是凤毛麟角,演一到两个全本戏的就已经十分罕见。像类似全本《贵妃醉酒》,《玉堂春》,《红鬃烈马》等大戏,非但名票们演不了,就连有的著名专业演员也不敢碰。

杨晓云主演过《玉堂春》、《凤还巢》、《四郎探母》、《贵妃醉酒》、《红鬃烈马》等全本梅派经典剧目,以及《穆桂英挂帅》、《生死恨》、《霸王别姬》、《二进宫》、《三娘教子》、《宇宙锋》、《断桥》、《奇双会》、《斩经堂》、《审头刺汤》、《二堂舍子》、《西施》等折子戏。先后与乌鲁木齐市京剧团、成都市京剧团、武汉市京剧院、湖北省京剧院、武汉大学京昆社合作,在各地举办过十四个梅派专场,演出全本及折子剧目十几出。囊括了当代舞台上广泛流传,甚至行将失传的绝大部分梅派剧目。

这是个数字指标,那么演出质量呢?看质量只有视频最可靠。她演的上述剧目到网上搜索一下都能找到。再去检索“名票”们主演过的大戏,几乎一片空白。我所知道真正有能力演全本戏的,北京有个唱马派的金福田,(可惜已经故去)。四川有个七十多岁的余派老生董德敏,曾经演过十来个全本,折子戏。我看过这两位先生的戏和视频,他(她)们不但唱的好,“身上”也好。而所谓的“十大名票”几乎只唱不演,严格地说只能算“十大唱票”。我说这个话,叶庆柱老师一定会赞成。他从1996年夺得和平杯十大魁首,从此名扬天下。他和我一样,最佩服的也是杨晓云。叶庆柱曾经说过:“杨晓云天生唱戏的料,和平杯出了一百个“名票”但谁也没法和她比”。

杨晓云的能力和京剧专业演员可以进行比较吗?专业演员和“名票”有可比性吗?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以前,历史上有很多“名票”曾经在舞台上竞相显露头角,叱咤风云。也有非常优秀的“名票”下海,成为一代名伶。 早期有张二奎、孙菊仙、刘鸿声、汪笑侬等,后来有德珺如、王琴生、朱琴心、俞振飞、龚云甫、孙钧卿等,最后有奚啸伯,周信芳,黄桂秋,王又宸、陈大等,他们登上舞台后成为各个流派以及行当的挑梁柱,有的成为一代京昆大师。名票和伶人除了出身是否为“科班”以外,往往没有什么明显的差异。

近半个世纪以来,京剧的没落江河日下,失传,扭曲,变种,一天天堕落下去。专业界首当其冲,业余的紧随其后。五六十年代以前的很多票友还能中规中矩的演一些戏,赵培鑫为其中代表人物。到了九十年代,北京就只剩下一个唱马派的金福田了。现在已经可怜到几乎绝灭的地步。大多数所谓的“顶级”票友也只能唱两口,一上台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抬,怎么放。京剧专业和业余界无可挽回地一起走向了没落衰败。很多京剧专业演员似乎不大会演规范的传统戏了,票友们的处境就更为悲惨。几乎很少有人能唱一出全本京剧。主演全本戏对当代的所有“名票”来说,只能是个理想。即使对绝大多数专业演员来说,也是可望而不能企及。从这个角度说,杨晓云演出的那些剧目录像,可以算作当代票界的“硕果仅存”。

                                              待续

 

写在堂会之前(二)如是我闻杨晓云  上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