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写在“堂会”之前 (七) 相逢何必曾相识  

2012-02-01 15:3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02月01日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写在“堂会”之前 (七)

 

  相逢何必曾相识

 

  公元816年,白居易在浔阳江客船饮酒,江上传来一曲琵琶霓裳羽衣,“大珠小珠落玉盘”,有乡音韵味。白应声寻去邀约,一位怀抱琵琶半遮面的年轻女子 ,再弹古韵,一曲唱罢,白居易感叹唏嘘,眼泪打湿了青衫,写下一篇流传千古的《琵琶行》。其中“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脍炙人口,被后人奉为高山流水,咏叹知音知己的经典。

人们引用此典时常常略去“天涯沦落人”那种有点伤感的情调,留下半句“相逢何必曾相识”,表喻遇到有同样爱好,相互激赏而生发相见恨晚的情结。去过北大荒的那一代人,十来年被丢在极为封闭的角落里,几乎谁也不认识谁,相距没多远却不相往来,但由于经历一样,几十年后相见,竟如同旧交,可以不必再问出身。

 京剧圈那么大,可那些为人善良,执着认真,身怀技艺的人不管在那儿都会让人尊重和敬佩。我在北京有幸结识了一些这样的老师,凭着对京剧的共同爱好,过去不曾相识,现在却成为了师友。

 

  我们在舞台和电视上经常看到一些著名的艺术家,表演家,他们天赋超群,经过几十年奋斗与锤炼,终于得到艺术界和社会上的认可,光彩熠熠照人。其实,历史上京剧界具备这种天赋和实力的人有很多。他们有的在专业界曾经红极一时,最后潦倒落魄,寂寞一生,如京剧界的双阔亭,金少山等;有一些人放弃所学所长,或跳到别的艺术领域,成就了一番事业,如王馥荔,于荣光等;还有一些人干脆远离艺术,去从事其他行业,走上另外的人生道路。尤其在京剧没落萧条的近半个世纪以来,京剧界的一批高手没赶上大显身手,告别了京剧,其中黑永宽为典型人物。他的“袁派架子”,技压净行,为一时之冠,可惜英年早逝。

我认识几位职业和业余的京剧大腕儿,他们有的从事京剧演艺事业,也有的虽然离开了舞台,但骨子里依然保持着对京剧的热爱和留恋。他们有同样的音乐天赋,似乎为京剧而生,京剧的音乐元素融化并潜伏在他们的血脉里,随时会澎湃而出。如张茂起、张萍、金小元、李国华、张茂来、董德敏、李文华、吕兰、张雪平、胡大洪、杨永澍、杨晓云、叶庆柱、蓝仁东、包红、王新民、陈志忠、田梦冬、何则平、张伟、李连生、赵乃姗、蔡肖葵、周庆久等人。还有一些职业演员或琴师虽然离开舞台几十年,技术状态和风范仍然不减当年。

 除此之外,还有乐队里诸如武治庆、庞岩、刘月滨、夏四民、郑鸿刚、潘敬熙、吴建华、徐金生、马钰璋等琴师。最近还结识了民乐队张金元等老师。我总以能在短短几年之间结识那么多京剧高手为荣。八二七之间,绝大部分我还只是“相逢不相识”,而现在都已经成为非常熟悉的朋友了。

如张伟,老北京旗人,鼓师,从小随名师学小锣,司鼓,勤学苦练。他悟性好,博闻强记。老师口传心授的内容烂熟于心,又勤于背戏,实践。近几年在行内脱颖而出,逐渐取得业内普遍的认可,主打北京最大的“湖广会馆”,“大碗茶”两个票房。算起来独占了业余界武场的“半壁江山”。他手里的“活儿好”,各类票房以及活动的主办人经常找他,日程排的满满的,几乎应接不暇。

何则平五月份带领一支民乐队在南菜园开始试验排练样板戏,他和另一位琴师最早站了出来,积极响应支持。张伟是个六零后,是我在京剧圈里认识最年轻的一位,他没见过当年样板戏的盛况,很少有机会打样板戏唱段。可是当接触到样板戏大音乐旋律之后,一下被吸引住了。有一次我们一起听《海港》“细读了全会公报”的录音。他被变化复杂,气势磅礴的旋律吸引住了,像小孩一样一边听,一边激动,连声说:“太精彩了,这段我要背下来,我一定要学这段”。  

  张伟严格按照科班老先生立下的规矩,打戏必须先学会唱戏。据我观察,他打的唱段基本都能唱下来。我有时唱戏忘了词儿,他能张嘴接过来提醒。生旦净末丑那么多行当那么多唱段,没有超强的记忆力肯定无法做到。好的鼓师首先要会打很多戏,会戏就要背戏,所以记忆力会直接决定鼓师的职业水准。

张伟的鼓板尺寸好,厚重拙朴,不求花哨,不砸夯。键子速度快,撕边清脆,漂亮。对于演员和琴师来说,场上遇到这样的鼓师可以借上劲儿,更好地发挥技术。他打鼓到了一定境界,完全靠悟性和理解力入戏,熟悉并善于捕捉场上演员的身段、水袖、气口、节骨眼儿等环节。有一次他给杨晓云打身段戏。打完说了一句:“嗨,怎么觉得还没打戏就完了”。我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一方面肯定了演员戏演的自然无痕迹,一方面说明他入戏很深,鼓师也进入角色,与场上浑然一体而不自知。恐怕这就是打鼓的高境界了。

  张伟是个特别富有感情色彩的鼓师。不像有的鼓师漫不经心地按照节奏打。他打鼓时十分专注,两眼紧紧盯着场上,表情随着唱腔旋律起伏变化。他喜欢大青衣富于感情,凄绝哀婉的反二黄唱段。最近排练《李清照》的“声声慢”出了一件事儿,让我对这位京剧人有了新的认识。杨晓云在唱前段“昆腔”时,认真入戏,也许太投入,唱到动情之处,张伟打着鼓流泪了。我资历浅,听说过唱戏,听戏的会为剧情落泪。从没听说过打鼓的流泪,由此可见张伟确是个性情中人,这也算一段轶闻吧。

“堂会”对张伟来说似乎是一次大考。他将主打有总谱的绝大部分样板戏经典唱段,并声称要把全部唱段背下来。其中有三个乐曲和唱段,半个世纪以来绝迹专业和业余界舞台,几乎谁也没打过。《智取威虎山》“序曲”和“打虎上山”的武场锣鼓要严格模仿一九六四年上海京剧团演出录音,和传统戏,样板戏电影版锣鼓经完全不同。武场锣鼓的“干牌子”(即严格按照节拍为改戏特别设计的锣鼓经)没有经过死记硬背谁也打不了。据说张伟此前和武场“下手”们下了“死命令”:“春节前后在家天天背,直到演出一天也不能拉下”。

     看张伟的鼓,有个判断好坏的窍门儿,他的表情就是个晴雨表。打好了,神采飞扬,“打腰眼儿”了,眉头一皱,连连摇头。这两段绝版鼓师要领着武场和乐队合拍,实在太难了。由于排练少,加上现场气氛紧张,存在很大的风险。京剧本质上也是竞技运动,瞬间往往可以决定成败。京剧舞台一遍就过,打错了不兴重来的。我突发奇想,既然跳高可以来三次,为什么京剧乐段就不能错了重来一遍?这次“堂会”很多地方已经打破了所谓的“规矩”,如果指挥何则平和司鼓张伟有这样的勇气,中间叫停重启,敢于站出来承担乐队的失误,观众或许会给予鼓励的掌声。如果一遍顺利拿下来,这两段音乐将成为“堂会”的最大看点,我衷心祝愿他们一举成功。

徐金生,也是老北京,出身京剧世家,从小耳濡目染,深受家庭的影响,早年学唱学演净行。后来学月琴,他的手特别大,手指比常人粗壮一倍,因此手上力量好,音符有颗粒感,弹拨琴音响亮,在弹拨乐队列中显得非常突出。他记忆力强,会的戏多,我几乎没见过有他不会的时候,在京剧圈颇有名气。徐金生、庞岩、吴建华、马钰璋、关旭年等人和叶庆柱交往几十年,是我最初在北京通过叶庆柱认识的京剧乐手之一。前年和敬公主府我唱余派的“一捧雪”,这段戏比较冷,而他的月琴居然一点不错,可见他会的戏很多。此人熟悉京剧掌故,是个万事通,说话诙谐幽默。经常在唱段前后出声儿“搭戏”。我们混熟了,有一次搭《智取威虎山》的八大金刚,我就给他叫出个绰号“徐团长”。

  最早开始研究老版《智取威虎山》时,我们认为不可能找到当年的总谱。杨晓云老师不得已只好听录音写谱,又费时又费力。徐金生听说后,说:“我有啊”。没几天,就拿出一本北京京剧团学演上海京剧团的演出总谱。这可算得来全不费功夫。正是这个本子,上面标记着威虎山剧组最早的配器和曲谱。从中可以清晰地看出老演出版的原貌。如唢呐的运用;笛子的配置;低音革胡的旋律;琵琶的运用等等。这些民乐配器的手法对于“音乐三剑客”来说,无疑具有借鉴应用和指导性的意义。后来他们就是运用“反配器”的思路,完成了对十几个样板戏交响曲的民乐配器。徐金生提供了老年间的版本,应该说居功至伟。

京胡武治庆办了一个小小的京剧“沙龙”,叫“双庆社”,名字取自他和叶庆柱的两个“庆”字。常年在一起唱的只有叶庆柱、孙蓉、刘连升三个角儿。武场张伟,文场何则平、刘月滨、王春来, “音乐三剑客”占了两个。他们在一起专门切磋研究高难唱段,几个“角儿”同时又和张伟学武场“下手活儿”(即大锣、铙钹、小锣)。文武全堂都有,场上人人手里有“活儿”。武治庆和京剧名宿吴炳章学琴,每周一次风雨无阻。有人劝他说吴老年岁大了,可以不必每次都去。武治庆按照旧时代的规矩,把学戏和侍奉师长联系起来,认为“吴老是我老师,他活到老,我就学到老”。他的这种执着也很令人敬佩。

武治庆的手音好,拉琴有股“横劲儿”,在名师指点下练有几段绝活儿。《桑园寄子》的“叹兄弟”、《乌盆记》的“未曾开言”、《捉放曹》的“宿店”《智取威虎山》的“披荆棘”等。由其精通叶庆柱的谭派唱腔。谭的《打渔杀家》那段“二六”极难,现在很少有人会,武治庆却练得炉火纯青。

武治庆年轻时也是首钢乐队的成员,喜欢样板戏,对京剧《红色娘子军》情有独钟,一直希望能有机会演奏名段“一番话”。刘月滨藏有《红灯记》,《沙家浜》等两三个样板戏总谱,后来我在网上又买到几个剧的本子,唯独找不到《红色娘子军》。前不久,何则平,刘月滨听说中国京剧院有这本五线谱。急忙打电话联系,请团里的朋友帮忙。武治庆第一时间得到了电子版,连夜送给刘月滨翻译。配器分谱很快赶制出来了,武治庆将主拉这个唱段。他在排练中听到副旋声部时异常激动地说:“立体感觉实在太好了,包红是大角儿,特地从上海赶来,我反正卯上了,绝不能拉错一个字儿”。

京剧是一种艺术,一种历经近两百年沧桑悠远流长的传统文化。京剧又不仅仅是艺术和传统文化。

京剧又是一种生活方式,就像旅游、下棋、钓鱼、养狗、斗蟋蟀,不同项目,不同环境和条件下,聚集着不同的群体。京剧舞台上的演员、琴师、鼓师;舞台下的观众;朋友之间的饮邀唱和;在京剧演出及各类活动的基础上用音乐的语言形成沟通,交流。用尊重、互敬、诚信、守时、敬业、执着等基本准则自律并规范人与人的交往。丝竹轻扬,檀板音鸣,一些认识和不认识的京剧人偶然聚到了一起,其乐融融。正应了上面那句话,“相逢何必曾相识”。

 待续

 

2012年02月01日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2012年02月01日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