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整理,改编,排演全本<双官诰>的前前后后(二)  

2013-05-13 00:4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官诰》现场录像 (3) 

                        《双官诰》现场录像 (4)



 


 


      最后的京昆“盛宴”  (三)


 


    中国戏曲曾经有一段辉煌的历史,从金元明清数百年间,以昆曲、京剧为主的舞台上诞生过无数剧本。有文字记载的明代昆曲的剧目大致有四千余种,京剧的历史虽然只有两百余年,但也产生出一千余戏目。可惜在新文化运动和文革的冲击下,绝大部分剧目已经轶失,或濒临绝灭。现在的很多专业剧团为了争业绩,花费巨大的财力去搞一些规模庞杂,耗资巨大的新编戏,真正的骨子老戏却很少有人去整理发掘。所以现在各大院团能够完整演出的传统戏越来越少,绝大部分剧目已经失传了。


以往京剧圈内大致形成了这样一个习惯,京剧院团和爱好者往往严格遵循流传下来的本子演戏。一般不会动陌生的本子。我们找到《双官诰》哈佛本,纯属一个偶然。有趣的是根据记载,当年梅兰芳先生曾经演过这个全本戏,还留下了几段非常珍贵的唱腔录音。如果能够整理,复排,演出这么一个传统的梅派戏,对我们来说,应该是很有刺激性的一个挑战。


   杨晓云几十年以来演过近二十个梅派专场,尝试并实践在舞台上塑造更多的梅派形象是她多年以来的追求和梦想。她演过那么多的梅派剧目,得益于卢文勤、喻剑秋、马忆程、张丽娟等老先生当年的倾囊相授。所以她还怀有一份情结,希望把老师教过的戏在舞台上演一遍,用影像资料留下前辈们教授的剧目,并作为对当年栽培过她的师尊报答。《双官诰》哈佛本的出现,恰好提供了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能不能改变以前亦步亦趋,单纯模仿经典旧本的模式,尝试整理,复排这出失传已久的梅派剧目呢?


  《双官诰》哈佛本仅仅是个文字本。要把文字本转化为完整的舞台演出,需要解决一系列难题。


整理文本是困难的一个工程。哈佛本非常有价值,但这个本子原来就有缺失,文字本没有“前借”,“后借”两折戏。而昆曲本和后来国内诸版本均有这两场。为了恢复老本,我们曾有过不同的意见,最初决定按照老本编排,不纳入这两折。到了演出前两个月,考虑到这两场戏很有戏剧性,可增加和丰富薛保,薛倚的戏份及表现力,故而临时决定再加进两折戏。于是,把“前借”和“后借”集中归并到“双借”一场戏。考虑到昆曲本对这两出戏着墨很多,这样的处理应该说并没有违背恢复经典的宗旨。这两场戏补入后,《双官诰》的剧情故事显得更为曲折,富有戏剧性,也为后面“圆诰”一场的恩怨结局做了很好的铺垫。又如,薛保的扮演者为麒派老生励方正先生,他的唱腔和表演就借鉴了上海《三娘教子》陈少云先生的麒派版本。相当于吸收,采纳了前辈作者及后来上海京剧院改编者及演员的部分创作成果,为《双官诰》演出本注入了新的生命和活力。


 哈佛本《双官诰》还给杨晓云老师以及京剧界的朋友们提供了一个音乐伴奏,唱腔设计、舞台表演、舞台调度、人物定位、造型等方面十分开阔的设计平台。京剧是一门程式化非常严谨的艺术。以前演戏不需要做更多的再创作。老戏班里的演员,鼓师,文武场基本不需要排练,演出时各走各的路数,所谓“台上见”,即无需磨合,贴出戏码后,一般临时登台演出就行了。但《双官诰》是个冷戏,据湖北的老观众说,他们从来没见过这出戏。武汉省,市京剧团也从来没演过。以前流传的几个不同流派的《双官诰》版本没有统一的模式,各有各的演法。在文字本的基础上,必须拿出一个包括剧情,音乐,唱腔,念白,舞台表演的演出脚本。从开始策划发掘整理《双官诰》的创意,到最后完成整体设计,杨晓云,张茂来,刘金铭等几位老师在市京领导和一些老师的支持下,认真切磋研究,前后花费了三年时间。


  京剧本质上是声乐和舞台表演相结合的一种古典艺术形式。流传至今的很多经典剧目一般都具备优秀的唱腔及音乐设计。《三娘教子》一折时长50分钟,梅兰芳的几段演出录音脍炙人口,如“王春娥坐草堂自思自叹”被奉为梅派慢板的经典。这场戏集中了二黄慢板,原板,散板,快三眼,中三眼,反西皮二六,南梆子,二六原板,二黄碰板,回龙等,堪称京剧各种板式的大荟萃。恢复哈佛本《双官诰》首先必须把原汁原味地把这一出戏演好。目前国内有些唱梅派的演员并没有严格按照梅兰芳的唱法。有的梅派琴师为了表现技艺,还会用花过门博取观众的掌声,或者改变过门和垫头。杨晓云曾受教于梅兰芳的琴师,梅派唱腔声乐理论家卢文勤,并得到了先生所赠琴谱。她认为《三娘教子》必须原封不动按照梅兰芳的录音和卢老师的琴谱。她和精于研究梅派音乐的琴师张茂来一起,以卢文勤先生的本子为基础,反复听梅兰芳的录音,按照原版的过门垫头补充完善,努力模仿,保持原版特点。逐字逐句研究探讨唱腔的细节,决定完全采用并模仿当年京胡徐兰沅,二胡王少卿先生的拉法,多用直音,宁简勿繁。一弓一字,不多拉一个音符,也不短一个字。这种演奏方法看起来一弓一个音,简单平直,但演奏者要有超强的控制力和表现力,就像打太极拳,一招一式送的出,收得住,非有极高的功力不能完成,这一演奏方法在徐兰沅先生故去之后已经十分罕见。


为了保证音乐伴奏更好地追随和模仿梅派原貌。杨晓云在研究整理梅派曲谱上做了大量的工作。她对每一段梅派唱腔和音乐重新校对记录,花费了近两年时间,为整场戏写出了全部演唱和伴奏曲谱。特别需要指出的还有,杨晓云在琢磨徐兰沅先生的梅派和李佩卿先生的余派演奏时发现,百年前的老艺人具有强烈的和弦意识,胡琴演奏和演员唱腔表现的音符不完全一样,演奏出来的效果非常好听。梅派大琴师周以刚先生就曾以梅派二黄三眼为例指出:“只要是上句的最后一个字前有5356时,演奏却要采用7656,与唱腔有所区别。杨晓云在进一步的查证中发现,“王春娥坐草堂自思自叹”的“堂”的尾腔是5356 1,而“叹”之前的唱是5.6 1,但胡琴垫的是7656 。她查遍了所有梅兰芳的录音,凡是这个腔,徐兰沅先生无一例外地都这么处理。这次的《双官诰》几段二黄三眼里多次出现这种和弦旋律。她都在曲谱上明确标注,要求乐队按照这个谱演奏(而如今的一般的琴师大多是唱什么拉什么,没那么讲究了)。由此可见,在如何更好地在《双官诰》的音乐中皈依梅派正宗节奏和旋律,杨晓云下了很大的功夫。


  除了《教子》一折以外,哈佛本《双官诰》需要重新进行一系列的设计,有很多唱词需要设计唱腔。其中最为重要的两个新唱段为诸本所不见。王春娥的一段“二六”, 薛衍的一段“二六”转“流水”唱腔,分别由杨晓云和蔡冰设计。


由于这个本子有一些前所未见的老唱词,需要配编原板、散板、摇板,快板等唱腔,杨晓云,周庆久、励方正,高兴瑞,刘冶山等老师一起参与唱腔的设计和编排。并根据剧情和舞台的需要对一些唱词,念白进行了一些修订。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之内,他们共同完成了对《双官诰》音乐设计的再创作。


参与专场演出的演员、鼓师、琴师分别在几个不同的城市,《双官诰》几乎没有排戏的时间。为此,杨晓云提前做了许多案头工作:在打印出的剧本里注明了自己的一些构想,详细记录对舞美,化妆,服装,表演,锣鼓点,转场拉幕,舞台调度等具体细节的一些要求;提示每场戏舞台摆设,天幕色彩,蝴蝶幕的安放;和京剧院的执导周庆久先生进行深入探讨。她还努力争取恢复传统戏的舞台布局。例如,有的演出本灵位的位置斜放在下场门里首,既不好看,还妨碍演员的行走移动,完全违背了传统戏的安放原则。这一次恢复老本的演出,把这些细节改回到传统的面貌。她还在演出计划中注入了很多独特的设想。如最后一场团圆戏,场上采用红色桌椅帔,王春娥着红色霞帔,与老生,小生两位演员官服红袍交相辉映,突出了舞台上满堂红的演出效果。


在服装方面,《双官诰》其他演出本王春娥第一场的服装都是穿帔,根据她的身份地位,新的设计为穿黑色长坎肩,这个穿戴的设计得到了一些专业界老师和观众的好评。


综上所述:《双官诰》的剧本整理在发掘,恢复老本的基础上吸收,兼蓄了其他本的部分内容和长处,在唱腔和音乐设计,演奏中严格按照梅派的曲谱和录音处理各段乐章。419日,到了演出前夕,演职员们仅仅用了一天半的时间说腔,走台,响排。一出长达三小时的连台本戏被搬上了人民剧院的大舞台。这一切,得益于一些京剧人的执着认真,他们在长达五年的时间内,精心筹划,提早完成了大量繁杂的前期准备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