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整理,改编,排演 全本戏《双官诰》的前前后后  

2013-05-08 23:4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官诰》现场录像  高清(1)    《双《双官诰》  高清版 (2)

 

 

最后的京昆“盛宴”  (二)

 


 


    小时候居住在江苏常熟老家,这个小县城很有一些文化的底蕴,戏院、茶馆、书场林立,上海、杭州、苏州、无锡的各类剧团常常光顾这座小城,爷爷经常和政协的一些老友到剧院看戏,我也跟随着他们,一般坐在剧场的前三到五排最好的位置。那个时代的戏曲就是学校以外的教科书,有影响力的大多为劝诫世人奉行纲常伦理,敬学崇德、惩恶扬善的剧目。那种大悲大喜,最后以大团圆结局的戏最受观众喜爱。我看过不知多少戏,但由于年纪太小,很难记得起来了。现在还能想得起剧中情节的几个片段。一个大官到监狱探监,为一个好女人洗刷了冤屈;一个母亲拿着棍子责打不孝的儿子,后来这个发奋读书,中了状元;一个坏人在公堂上拔出尚方宝剑陷害好人,可台上拔出的却是把匕首,原来宝剑被一个聪明漂亮的女人事先换掉了。记得看到这几个地方,观众反映强烈,场内像沸腾了一样,掌声和叫好声不断,我也禁不住手舞足蹈起来,那种愉悦和快乐的情绪往往要持续好几天。现在才知道,这三个场面分别是《玉堂春》、《三娘教子》、《望江亭》的情节。可以这么说,《三娘教子》这个戏半个世纪以前就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2008年,杨晓云在武汉的梅派专场演了折子戏《三娘教子》,我在台下聚精会神地看戏,王春娥的守节抚孤,老薛保的肝胆相照,小倚哥的弃恶向学,浓缩在四十分钟内的折子,经典的唱腔,优美的旋律,古朴的念白,讲述了一段非常感人的故事,这个经典深深打动了观众们,同时,我又产生了一个疑问:另外半出戏究竟是怎么演的?这个戏最后的结局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三娘教子》原是京剧《双官诰》的其中一个折子。《双官诰》流传很广,各个剧种都有,秦腔、汉剧、晋剧、川剧、河北梆子、中路梆子、蒲剧都演这个戏。但目前国内流传的京剧全本戏和视频却不多。我们所能见到的大致有台湾本,上海本,北京还有一个金福田先生的演出本。特别奇怪的是除了上海改编本以外,几十年来国内专业京剧团反而没有留下完整的演出本。


《双官诰》和《玉堂春》差不多,故事曲折,唱腔精美,本来是个大悲大喜,以大团圆终结的好戏。可《玉堂春》至今什么流派,什么院团都在演,《双官诰》却很少有专业团的演出,很多喜欢京剧的人甚至根本没听说过这个戏。这个现象应当是京剧市场萎缩,专业团擅演剧目越来越少,剧目濒临失传,京剧走向没落、垂死的真实写照。


    2008年,杨晓云在武汉京韵大舞台演出《三娘教子》一折,《教子》为京剧连本戏《双官诰》最精华的一折。当年梅兰芳,马连良,张君秋,奚啸伯等京剧名家都曾经演过全本《双官诰》,但目前也仅仅留下了《三娘教子》一折的录音。其他场次无一例外阙如佚失。在我看来,这个戏不仅有一折非常经典的唱功戏,还有曲折复杂的离奇故事,最后以大团圆结束,应该算个全本好戏。目前所见到的台湾、上海、北京几个版本内容不同,情节不同,人物关系不同,场次也有所不同,这引起了我和杨晓云老师的兴趣,能不能重新查找一下《双官诰》的来历,找到并恢复整理出一个完整的演出本呢?在离开武汉之前的一个宴会上,我们向武汉市京剧团的周庆九先生征求意见,他也十分感兴趣,三人掌约定,待来年积极筹备此事。


    2008年,我到北京图书馆差阅戏曲方面的相关的古籍,找到了从明代传奇到清代改编昆曲,京剧的一些史料。印证并校勘出目前几个演出版本的源流。但没能找到更早的《双官诰》旧本。根据以往检索查阅史料的经验,我认为一定会有完整的演出旧本存世。通常中国的很多珍贵史料会在国外图书馆得到妥善的保存,于是我委托远在美国的老同学在海外查找演出本。不久,我喜出望外地收到了海外寄来的哈佛大学馆藏《双官诰》全本手抄影印件.

那么,这个“哈佛本”是珍本还是伪本呢?

 经过勘校,从以下几个方面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可信的本子:


一、 昆曲的《双官诰》早于京剧的本子,应该说京剧《双官诰》是从昆曲改编而来。哈佛本《双官诰》有七折:辞行、吞银、哭灵、教子、荣归、惊会、圆诰、昆曲的《双官诰》原有27折,陈二白所编《集萃曲谱》保留下来的有“做鞋、夜课、前借、后借、舟迓、三见、荣归、看访  诏、诰圆。其中京剧本的“教子”由昆曲的“夜课”而来,京剧的“惊会”与昆曲“诏”,“荣归”相仿,最后一折“圆诰”与昆曲的“诰圆”仅仅颠倒了一个字序而已。《集粹曲谱》记载的昆曲原有27折,曲谱缺失17折,京剧本与昆曲相比,又缺少了“做鞋,舟迓,三见”等三个折子。京昆两个本的场次均以两个字提首,可以看出哈佛本由昆曲本改编而来的痕迹。


二、 哈佛本的“教子”一折基本上和傅惜华撰写的《玉轩藏抄本》(民国23年)以及各种《三娘教子》谱本一致。由此可以推算出这个本子当早于1934年,肯定晚于康熙二十九年之后(《集粹曲谱》成书),笔者认为当在清末民初之交,这个疑问有待识者进一步考证。


三、 认定哈佛本为旧本最关键之处在于该本与流行的各种版本人物和情节均有很大不同。这里先简单介绍一下京剧《双官诰》的剧情。


官宦弟子薛衍离家致开封经商,家中留有有张氏,刘氏,王春娥三房及一子薛倚。薛经商成功,托同乡返乡带回银两,此人见财起意,谎报薛客死他乡。命老仆人薛保前往开封搬运灵柩安葬。张、刘两人变卖家产后改嫁,撇下了倚哥由王春娥守节养育。老仆薛保尽节义相辅三娘。倚哥厌学,王春娥断机责打。经薛保劝解,倚哥改悔。家贫之际,薛保领薛倚向张刘二人借钱不果。倚哥遂发奋读书。十三年后得中状元,薛衍也得功名回乡,父子二人双双带回官锆及皇上所赐《忠孝节义》牌匾。张刘二人前往薛府求告,被薛衍斥退,全剧以大团圆结束。

哈佛本与其他版本不同之处主要在“辞行”,“圆诰”两折。

1,哈佛本原以一夫三妾一子一仆为人物主线,后来的上海

本则改成了一家兄弟妇媳几家之间的关系,薛衍和王春娥变成了两家人,削弱了人物亲情之间的纽带关系,也就淡化了戏剧性。


 2,一些版本在薛衍离家经商的情节上均有不同处理。有的说行医,传落水而死,有的说经商,但怎么会得到尚书封赠却语焉不详。哈佛本的交代和其他本不一样。薛衍作为粮商以赈济河南灾民押运漕粮离家,后投军于谦门下。这和史料中明正统年间于谦曾任河南,山西巡抚的记载完全相符,行商投军一说应该是可信的。据陈二白《集粹曲谱》昆曲本载,薛保有一句台词:

当初太老爷,受了于老爷之聘,扣闕勤王,将家书银两,托房主人寄回,不想房主人贪心,赖了银子。假捏空棺,是我认错了,真个不曾死。昆曲本“荣归”一折中冯瑞(即京剧本的薛衍)也说“我也曾修书,并封五百两安家书聘”。这与后来哈佛本所述都是一致的。


3,薛倚得中状元后,几乎所有的京剧本都说官至尚书。这在明,清朝制度上完全不可能。当时进士及第后首先会发翰林院编修,几年以后才会外放实授官职。昆曲“荣归”的诏书中就有“授吏部侍郎兼翰林院学士”一句,这和哈佛本“授翰林院编修”一致。由此可见,哈佛本当为最接近昆曲本的一个旧本。


 4, 一些京剧本在最后张刘二人的处理上,均说薛衍斥之不纳。可哈佛本的处理却有大不同。当张刘二人跪在堂下时,王春娥有一段感叹人生祸福无常,劝解老爷宽怀容让且饶人,精彩的二六唱腔。这段唱腔别的版本都没有。


5,我在查阅史料中还发现,这个戏最早为明代传奇“梅香守节”,婢女碧莲为王春娥的原型,按照那个时代名分地位的规定和约束,王春娥得到名分和诰封之后,完全有可能采取退一个海阔天空。昆曲本这样记述碧莲(京剧本王春娥)的一段话:“当初悞闻了相公的伪信,大娘,二娘失身再醮,以致成了碧莲清白之名,所谓家中有节妇,大不幸也。况且受过相公的官诰,妾身已觉僭分;若又赐这副诰封,可不把生子之人十分贬坏?日后孩儿何颜立于庙堂”?恰恰在这个情节的处理上,昆曲本是由薛倚出面为其母刘氏求情而得到薛衍宽恕。根据清代董康所辑《曲海总目提要》说:薛衍“与数间屋,给衣食而已”。哈佛京剧本把薛倚的求情改成王春娥大度,给予五百两,且埋下张氏那句“用完了还来”的伏笔。这样更具有人情味的细节符合大团圆的完美结局,不但升华了王春娥的人物形象,而且更加具有戏剧性。


  综上所述,有了这个本子(简称哈佛本),就可以校勘以往其他演出本的得失和可靠程度。同时为修订整理出一个演出善本提供依据。


    很快,我们得到了湖北市京剧院领导和执导周庆九先生的肯定和支持,进入进一步修订剧本,延请,遴选演员的阶段。

    五年以后,在全本戏《双官诰》的戏单上有如下一段文字


《双官诰》    (海内孤品   足本演绎)


 


《双官诰》又名《忠孝碑》,《忠孝节义》,始出于明代“妾抱琵琶,梅香守节”传奇故事。清康熙年间经陈二白改编删录,可见27出梨园演出本。一个多世纪以来有多种演出本传世,但前借、后借、舟讶,看访等折已失传。此前该剧有有流传较广的不同版本,如台湾版。八十年代上海京剧院改编新本,惜人物结构,戏剧情节与旧本相去甚远。


  本场演出尝试追寻临摹,恢复《双官诰》原貌,剧本根据最新采辑到的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馆藏《双官诰》手抄珍本整理,其中“辞行”、“昧银”、“荣归”、“惊会”、“圆锆”等折不同于以往所见各种版本,近百年以来已经绝迹舞台。特别是恢复推出“团圆”一折中散佚已久的一段二六唱腔,当属海内绝版孤品。


    《双官诰》在这次重新整理,编导,排练中得到武汉市京剧院的倾力支持,并邀推六位国家一级演员,老艺人参与,阵容之强大,当为一时之盛


    能够参与发掘、整理、编排,恢复演出一个百年老戏,每一个参与者为此感到十分欣慰,恢复演出全本《双官诰》,还有一系列艰难的工作要做,并非仅仅是个时间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