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学戏函札”----说说“文昭关”  

2014-01-01 17:3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昭关》

 

                                                                 《磐石湾》

    最近唱了两个京剧唱段,“文昭关”西皮唱腔和“磐石湾”的“负伤痛冲破了千层巨澜”,感觉有了一些进步,并得到了朋友们的肯定。

   这两个都是很有难度的唱段,“文昭关”前两句散板不好控制,二六也很难唱,以前我是没碰过的。定调到了西皮升F,完全是复旧模仿老先生的唱法。余叔岩没有留下录音,能听到最早的只有王凤卿先生了。最后有个翻高的“大胆”属于“嘎调”,到了京剧里最高的音值。 

  “磐石湾”的“负伤痛”是样板戏中最为冷僻的高难唱段。原唱李崇善宗余派,唱腔高亢嘹亮,嗓音独特,发音位置很难模仿。好像后来所有的专业演员都不唱这段。网上也见不到其他人可以参考学习的录音。我喜欢这段,但一直苦于没有条件和机会。这次与乐队合作,事先听了一个晚上,乐队第一次伴奏,大家在一起碰撞。我虽然词儿也不会背,腔也不熟,唱的很烂。但有几个音还可以肯定。

  咋听起来这两个唱段不怎么样,可对我而言,其中发声位置,啊音的改善等,自前年堂会之后,应该算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此外,最令我敬讶的是张茂来先生的京胡居然把全部现代配器的曲谱用京胡表现出来,演奏出神入化,出色地展现了一位优秀艺术家的风采,让我大为吃惊,兴奋不已。

  由此,我把录像放到了网上,并请杨晓云老师教正。杨老师就我的唱腔说开到京剧的四声,反切等问题,洋洋洒洒回了两个邮件。我开玩笑说:“这是高级班的课程了”。

  很多人感叹京剧即将消亡,我们算是见证消亡的一代人。唯有少数执着追求道统的一些人还在坚守京剧最后的一点点尊严。如张茂启的传统京胡技巧;张茂来的梅派古法;李晓明的宗余复旧。杨老师文章涉及的内容现在被忽视,遗忘,甚至教授京剧的“先生们”都不知道了(如四声的运用规律,反切和拼音的区别)。前几天遇到几位北京京剧院的老先生,他们说受不了现在的京剧,平时也不肯出来了。

  贴出这个邮件,算是对传统京剧的一种怀念和惜别,对这些老师们的一种敬意和问候。

 

  下面是杨晓云老师的两个邮件:

     说说  “文昭关”西皮的几个唱段 (一)

 

听了近期的文昭关西皮和乌盆记反二黄,突然又萌发了想说说的念头。已经几年懒得写东西了,还是因为笔下无才。

这两段真是太好了,一打开听就有新鲜感,以为不是你唱的。因为气息,嗓音方面都有新的突破, 是个质的飞跃。虽然腔和板眼还不太熟,但这不是主要问题。

以前我主要从发音位置,共鸣,气息,以及字的归韵等,就着哪一段录音一句句说,用以戏带功方法学习。前几天你曾问到我,听了几个老艺术家和现代名家的文昭关,有几个腔都不太一样,所以今天我想展开一些,稍微系统一点,从字的四声,尖团,反切,辙口几方面来谈一下。

一、关于字的四声、阴阳、调值(音的高低强弱)

四声,即阴平,阳平,上声,去声。我们常说到“字正腔

圆”。这不仅是对唱,也同样针对念白,戏曲的念白不能等同于汉语说话,也是具有音乐性的。字正了听起来才顺耳,相反如果倒字,就会很别扭。这就我要说的汉语的四声、阴阳,再说细点就是调值,也就是四声、阴阳的高低。京剧的念白和唱同是中州韵,其调值也不同。韵白的高低音次序是:
   
上声——高,逢上必滑,也就是上滑后稍落下。

如:好 我 主 小

阴平——次高,如:心夫 风

阳平——中,如:情 何从 

去声——低,如:去 快  大 过

如果遇到重字、重声,更要合理地安排。老艺术家多年来总结出的经验的确很珍贵,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仔细揣摩。下面再列举一些重字重声的念法,也就是调值变化。掌握了这些特点,念白和演唱中的许多问题便迎刃而解了。我会用前面提到的你近期的这两段唱作范例说明。
  
(一)两平二作去,把第二字念成似近去声:
    1
、阴平、阴平相连:

   
如:先生 心中 夫妻 刀枪 安身 修书 忠心 边关 东风 西风风霜 今朝 三更 他乡 当初 相思 爹爹 哥哥 公公

2、阳平、阳平相连:
   如: 荣华 无情 辕门 前程如何 从头 朝廷 愁烦 原来 孩儿 何人 何曾 回头 年年 娘娘  明明

3、阴平、阳平相连:
   如: 姻缘  方才 分离 君王 开门 关门 商量 凄凉  相逢 夫人 分明 丫环 卑人 英雄 山河 相同 虽然 君臣  书房  阴阳

4、阳平、阴平相连:(注一)
   如:回宫 平身 人心 成功 如今 神仙 平安 人间 黄昏 船家  良心 闻听 何妨 愚兄 

(二)两上一作去,把第一字念成似近去声 ,第二字往上滑。
小姐 饮酒 几载 岂敢 彼此 可好 请起 此乃 我乃 你乃 把守 打搅 领旨 有理 可恼 可惨 请转

有礼 嫂嫂 姐姐

(三)两去一作平,把第二字念成近似平声,第一字则在较低处念成去声后尾音稍向上。
如:富贵 半夜 但愿 拜见 驾到 断送 报应 盖世 见教 见面 避难 性命 万岁 进见 叩见 害怕 过去

大事 列位 将相 圣上 大将 快快
(四)阴平、上声相连,念成一般高,第二字比第一字略硬些。

 
如:身体 天子 光景 多少 妃子 冤枉 因此 公主 欢喜 思想 辛苦追赶 相等 虽有 非也 多口  生死

君子 歌舞 斟酒 今晚 消遣

(五)阴平、去声相连,先高后低,第二字出音较重。
书信 今后 知道 休要 家眷 家院 吩咐 天地 天下 天上 相会 奸诈 香案 干净 当面 恩爱 亲事

生路 兄弟 多谢 心事 飘荡 尊姓 遵命
(六)阳平、上声相连,先低后高。

 
如:如此 明早 文武 谁想 难以 从此 何等 前往 还有 谋反 回首才好 无礼 男女 容禀 言语 连理

(七)阳平、去声相连,先高后低。

 
如:颜面 谈论 劳顿 回避 来到 前去 言道 模样 惭愧 仁义 和气长叹 何处 缘故 贤弟 愁闷 悬望

同去 拿去 齐备 时候 名姓 员外 难道 元帅  随意 嘹亮

(八)上声、阴平相连,单词先高后低;如在句中,也可先低后高。
如:主公 此番 掌灯 母亲 怎生 可知 我家 老夫 老天 起兵 几声 手中 此间 小心 府中

(九)上声、阳平相连,先高后低。
如:寡人 趱行 我们 马来 美人 果然 古人 有劳 起来

早朝 满朝 枉然 我儿 可曾 老爷 起程 醒来 可怜 女流 你们 子民
  
(十)上声、去声相连,先高后低,第一字略似阴声,第二字沉着些,尾音往上送:

  
如:且住也罢 打道 可恨 可笑 请问 请看 请上 往事 请坐 领教 好梦 有幸 两样 以后 主意 乃是 敢是 死罪 老丈 好汉 有话 有意 讲话 写状 有坐 已是 此去仔细 理事 怎奈 取笑 枉费 左右 满面

  
(十一)去声、阴平相连,先低后高,第二字尾音不可往上挑。

  
如:相公院公 贵妃 太师 是非 再三 下官 店家 圣恩 称心 看他 后生 尽心 欠通 

(十二)去声、阳平相连,先低后高,第一字尾音略往上

送。
如:大人 奈何 但凭 定情 进来 到来 路途 过来 状元

在朝 那年 大名 暗藏 叩头 对头 报仇

(十三)去声、上声相连,先低后高。
如:正好 放手 在此 去也 但等 要紧 尚早 带马 看酒

笑我 骂我 怕我 问我 拜访 大胆 道理 自己 四海 镇守 驸马 万里 甚好 教子 背井 贺喜 献丑
   
以上是根据俞振飞文稿整理的。看似有些乱,用起来可

顺口了。对照唱段中的腔的运用会感到很微妙,下面举例:

1、“伍员马上怒气冲”,四声则是“上阳上阴去去阴”,

腔是“43 33 33 23 4 4 3”;

2、还比如你谈到逃出龙潭,“龙潭”为“阳阳”,二

平二作去,我听出你是按王凤卿的唱,3 53 2,这个好,如果唱成3 1 2,潭字就倒了,象是龙毯;

3、“虎穴中”是“上去阴”,腔是5 – 3.2 1 1 6 22 1,虎字最强,穴字最弱低,中字居中;

4、“心猿意马”是“阴阳去上”,你可真会挑好的学,唱的是3 21 16 3 2.1 65,也正是循了这个方法,老先生唱的是3 6 3 2.1 65,这样中间两个字都倒了。而你恰恰唱的是我想到的,估计你当时并不知为什么,但你却这样唱了,说明你也觉得这样顺。掌握了这些方法,唱什么都明白。当然,过去老先生的一些唱段都有倒字发生,有时是为了保腔,但不能出现得多,而有时一定要保字为主。

因为这个戏的确不能完全宗谁的,余叔岩没留下资料,往早了说应该是王凤卿老先生最好,后人则是杨宝森最好,现代一些中青年演员也并没有宗某一个版本。所以我建议你在那么多资料的基础上,找出一个相对合理的。所谓合理,也就是字正,唱起来顺的。                                                                               杨晓云

-----待续

                         

 

说说  “文昭关”西皮的几个唱段 (二)

 

前面讲到京剧字的四声,昆曲还有入声字,这里就带过了。

二、字的反切

无论是京剧还是其他剧种,包括歌曲,都要注重一个“字”,只是咬字的方法和程度稍有区别。京剧尤其讲究字的处理,我这儿就想重点提到“反切”。有关这方面前人有很多论述,意思都差不多。

什么是反切?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古代的汉字拼音。古代没有音标,也没有拼音字母,只能用文字作为注音工具,给另外的汉字注音。东汉末年,出现了反切,又叫“反语”或“切语”,是用两个汉字给另外一个汉字标注读音。被注音的字是“被切字”,注音的两个字是“反切上字”、“反切下字”。关于“反”和“切”的含义,也有的人说“所谓反切者,盖反复切摩而成音之意也。”显然不了解“反切”在拼音上的确切含义,认为反切的关键是“反复切摩”了。其实,所谓“反切”即把两个反切字分解连读,合成一个读音。

对于“反切”字的作用也众说不一。我以为,现代文化有了汉语拼音,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但作为京剧读音,不掌握反切,只一味追求拼音,则会误入歧途。还是用这段文昭关为例来谈可能形象一些。

恨平王无道乱楚宫

平,为劈-音。(平字上口,应归前鼻音,仁辰辙);
恨是被切字,反切上字是喝,反切下字是恩,由喝-恩而切摩成恨;以此类推如下:

王,为吴-王;

无,为无-无;

道,为大-敖;

乱,为鲁-完;

楚,为粗-吴;(楚为上口字,字头不卷舌,由舌尖后变为舌尖前音)

宫,为郭-翁;

“宫”字是前面这几个唱段的归韵辙口,为中东辙(这个后面再说)。这个辙口很重要,应该这样切:

-------

-------

-------

-------

-------

-------

以此类推。为什么列出这些,又要回到我们讨论的话题,你问我老先生的“宫”好像归了u的韵,我听后果然是这样的,说明你掌握得很好,在这段唱腔里,老先生欠缺点儿了。现在有些演员在这儿加了个虚字哇,是因为啊韵比翁韵容易稳定,好控制。如现在有的年轻演员就这么唱,依你的功夫,我建议不加,按照准确的反切唱,字的概念一定要掌握,先唱郭最后再归到翁,字腹要充分打开并保持,归到鼻音“翁”。至于我们常说的“归韵太早”的问题(此话也放后面再议)。试想一下,直接唱成宫,嘟着嘴,多难受啊,又不好看又不好听,还特别费劲。

有学生问我,为什么命奴家的家那么难唱?这就是没有运用反切概念,直接唱家,自然很傻,用基-呀不就顺多了吗?就象你们唱的“赵屠二家”“为国家”……

如果用汉语拼音,将是另一种结果。如:

冲,ch-ong,chong,但我们可不能这样唱,吃-翁?

空,k-ong,kong,也不能唱成可-翁。

这就是我要强调反切的原因,从京剧的角度来看,“反切”肯定比拼音更为科学。不能说它过时落后了,而要提倡它,运用在京剧的发音是很科学的,简便易懂且好用。

我看了你的这段唱的视频,可以看出你的口形,这些你都做到了,并且很好。再啰嗦一点,标出两句的反切字。

心猿意马终何用

心,西-音(尖字)

猿,玉-

意,意-

马,马-

终,桌-

何,上口,胡-

用,玉-

伍员在头上换儒巾

伍,吴-

员,语-

在,za-

头,特-欧(这个由求辙,千万不能口形是个小圆形,直接发出头的字音,一定是扁的,先特后欧)

上,沙-

换,花-

儒,如-无(这个字应该上口)

巾,基-

如果遇到一七辙,发花辙,姑苏辙,虽然反切上字和下字同样的韵,却不可忽视,更不能省略,在行腔时是有用的。如:

意、你试试唱成两个意和一个意的区别;

虎,唱成一个虎和虎-吴的区别;

马,唱成一个马和马-啊的区别;

只有这样,这个字才能立得住,唱出来的腔才好听。

说到这儿,我有个疑问:古人很早就运用这样的反切读音,直到现在越琢磨越有意思,包括我唱歌时也这样体会,一点儿不夸张,真的很好,你自己可以试试。难道现在反而落后了?依我看不能回避中国文化的倒退问题,我也不想在外面说什么。只能偷着跟最好的朋友一起探讨。这也是我想给你写下这段文字的原因之一,与你共勉,绝非点评了。

                             杨晓云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32)|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