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北大荒与样板戏老唱腔  

2017-01-27 00:2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与样板戏老唱腔

 

     说个北大荒和京剧样板戏老唱腔的故事。

  1969年我们到北大荒,说来正巧,这一年恰恰是样板戏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在此之前,有《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现代京剧在1964年到1967年先后问世。1967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25周年期间,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等样板戏在北京上演。当年这几个戏和后来在江青主持下完成的样板戏大不相同。如《智取威虎山》、《红灯记》的主演是李少春。后来是童祥苓和钱浩良。《沙家浜》的主演是赵燕侠,最后拍电影前改为洪雪飞。现代戏的剧本和音乐形象也和后来的差异很大。例如老版《智取威虎山》里审问一场,小炉匠【后改为栾平】的戏很多。全剧用的是京剧韵白,杨子荣和少剑波念出来都是老味儿。六十年代,这几个戏没普及开来,我们去北大荒之前,很少有人知道,就更别说听了。

记得到了六十团十一连后,几乎没什么文化活动。哈尔滨知青刘志斌会拉京胡。好像还有佟国忠拉二胡。上海知青李铨来、乐嘉民能吹口琴。这似乎都是顶级的乐器了。我们没玩儿的份儿,只看得眼红。记得十二连组织宣传队浩浩荡荡十几个人,老北京知青带了个手风琴来慰问演出。那阵势,那规格就更高了。演出一场,让我一下记了四十年。

除此之外,更多的娱乐要算听收音机里的现代戏了。记得几个上海知青住在马棚东头的一间小屋。不知谁有个收音机,经常打开放现代戏。我常常蹭着听戏。三下两下,和那几位老大哥也熟悉起来。印象最深的有两个唱段。杨子荣的“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和少剑波的“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离开北大荒三十多年之后,乃至于我在深圳一家卡拉OK看到伴奏带,那么难的腔儿,张口居然就能唱出来。为什么对这两段记忆这么深刻?现在才想起来,原来这两段都是有大风雪背景的唱腔。大家可以听听下面播放的老唱段,里面风雪弥漫,林海呼啸的音乐和效果十分强烈。当年住在马棚,听起来感同身受。出去转一圈,那烟泡儿刮得比威虎山还厉害三分。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北大荒听“林海雪原”,京剧的段子就这么牢牢记住了。

转年春节前后,话匣子里的样板戏就变了。1970年,江青推出改革版新样板戏。几个戏经过大音乐的制作,改头换面,气象一新。特别是《智取威虎山》,经过音乐奇才于会咏的一番改编,有点石成金之效。成就了“打虎上山”、“朔风吹”等不朽的传世之作。

如今“打虎上山”成了中国交响乐的经典,还唱到了维也纳,咱就不说了。

海外还惦着京剧的张敏老兄在博客留言里说他“特喜欢梨园世家-沈金波的那段儿二黄《誓把那反动派一扫光》”。勾起我想起写这段文字。因为我们有太多共同的感受。

两年前,一次偶然机会,我得到一段沈金波老版“朔风吹”的录音。就是当年在马棚听过1969年以前的老版本【见老版录音】。这个版本和后来的样板戏差别很大。样板戏讲究三突出,加大一号演员杨子荣的戏份,把少剑波的好几个唱段删去。“朔风吹”其中一段非常漂亮的三眼唱腔也被砍掉。所以这段唱腔就没有流传下来。就是五十岁以下京剧职业演员和琴师,也很少有人听到过这段经典。记得我拿到这段唱腔后,用MP3反复播放。听着三十多年的京剧旋律,脑子里全是“马棚”内外的人和事。一会到了伐木深处万籁俱寂的白桦林,一会到了战天斗地铺水泥的大场院,一会到了二抚公路两边的清澈渠湾。听着不觉睡着了,到天亮发现反复停不住的“朔风吹”还没唱完呢。

现在想起来,我这点所谓的“京剧情结”,还和北大荒有一定关联。不知道张敏兄最早听“朔风吹”哪个版本。也不知道他是在马棚,或是帐篷、打垒房听的这段戏。不过,北大荒得来的音乐记忆,以及那些旋律和韵味带给我们的感受一定极为相似。何况还有北大荒林海幽深,气势磅礴的特殊历史背景,让我们得以把点点残存信息一直保留着,四十年后温故,居然依旧如昔。

说这段“朔风吹”,就不能不提沈金波。就像说故宫不能不提样式雷。京剧作为一门音乐艺术,就个别元素来说,是无法复制和再生的。方唱罢,又登场。多少人唱过样板戏。钱浩良的李玉和无人可以替代,童祥苓的杨子荣后人仅望其项背。少剑波独特的音乐和人物造型永远定格在70年拍的彩色胶片上,被京剧界视为庙堂之作,只有仰慕和感叹不及的份儿。

 

沈金波(1926——1990),原名沈小秋,曾用名沈寂。北京人,梨园世家。高祖沈小庆,工武生,曾祖沈荃奎(沈三元),工老生,是谭鑫培的搭档,还是谭小培磕过头的师父;祖父沈福山唱花脸,给郝寿臣、侯喜瑞说过戏,当过管事;祖父沈福海,琴师。父沈玉秋,初为老生后改琴师。

沈金波早年随父学戏,1944年开始登台。擅演《逍遥津》、《借东风》、《朱痕记》、《打渔杀家》、《辕门崭子》等,建国后加入上海京剧院,拜在周信芳门下。沈金波留下来的音像资料很少。他一直是个二路老生。在周信芳主演的《四进士》里所扮演的毛朋,有书卷气,很打眼儿。在样板戏里还是二路老生。他一辈子无大运,早年有马连良,谭富英在那儿压着,台当间儿没他的位置。文革后只有二号英雄的活儿。不过业界都不敢拿他当二路看待。现在说到这位大腕儿,就没有不服气的。为什么?就是他有天赋的好嗓子,有绝活儿。他兼学高、麒两派,可唱出来的却还有谭派的铿锵潇洒,余派的高亢和金石音儿。听少剑波的戏,您说象什么派?什么都不像。可仔细琢磨,却什么都化在了其中。京剧的流派纷呈之韵,似有似无,游弋不定,廻荡飘洒,历久不散。

就说“朔风吹”这段老腔。前面二黄导板第一句,夸张一点说,可能打民国初年以来,就没有过这么有穿透力和感染力的金嗓子。只有在二十年代的老唱片里,刘鸿生,双阔亭,孙菊仙等人的高腔,可以找到一点相似的影子。我是他的“粉丝”。有人说他的嗓音有“曲笛之美”,吐字有“落珠之韵”。似乎说他的音质似乎已经超越了人的极限,到达器物音域的范畴。唱念贯吐,其规范和尺寸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誉美之词这么夸张,很难再有可以用来赞美的语言。^_^ 他和演杨子荣的童祥苓可称为“一时瑜亮”,童祥苓的戏虽然好,但丝毫不能掩盖沈金波的光芒。

为了便于比较,贴上电影版样板戏和京剧老版两个版本。

 新版到 “誓把那反动派一扫光结束”。

特别推荐给大家听的,是老版唱腔后面曾让我如痴如醉听了一夜的快三眼和快板。

从“战友们在毛泽东旗帜下成长”,在紧凑优美的快节奏中,排山倒海,快语连珠,一气呵成。

战友们在毛泽东旗帜下成长,

三十六颗红心向太阳

破风雪如闪电奔驰山岗

披荆斩棘越战越强

经得起风顶的住浪,

在革命的红炉中百炼成钢

座山雕不过是美蒋陪葬

进深山垂死挣扎也难逃覆灭下场。

电影版的“朔风吹”虽然在唱腔和音乐上经过精雕细刻,有了更多亮点。沈金波的嗓音发挥的更为漂亮。遗憾的是缺失后面的精彩片段。

四十年之后重拾老戏旧韵,聆听经典,延长回忆,其中百味,独京剧戏文戏曲乎?

可惜,这段“朔风吹”我一直没学会。

最后附上一段我唱的“几天来摸敌情收获不小”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