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日志

 
 

【转载】写在“堂会”之前 (十) 千呼万唤始出来——“声声慢”散记  

2017-07-29 06:1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堂会”之前 (十) 千呼万唤始出来——“声声慢”散记 - oceanway - oceanway的个人主页

 

 

写在“堂会”之前 (十)

 

千呼万唤始出来——“声声慢”散记

 

 

南宋末期,一位女词人横空出世,吟诵出《声声慢》一曲,从此标榜于中国文学史,被誉为词中婉约之宗,独领风骚近千年而无人出其右。她就是千古名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作者李清照。

  京剧界很早就有人对这个题材感兴趣,想把词人李清照搬上京剧舞台。据李晓阳介绍,1980年,他哥哥李朝阳(国家京剧院一级鼓师)的师兄弟戴英禄和关雅侬准备把李清照的12首词作为支点,按照李维康的各方面条件量身定做,创编京剧《李清照》。李朝阳以及夫人张素英(京剧界最负盛名的女琴师,国家一级琴师)因从1960年就与耿其昌,李维康夫妇长期合作。他们曾和编剧人员一起参与了这个剧本的唱腔设计。李晓阳说:那时他们“往往都要去学校(当时我哥嫂都是毕业后留中国戏校教学)与他们去探讨。在探讨唱腔设计同时,知道了作者的初衷是在尊重传统戏的基础上,推出一台质量较高的新编历史剧”。此戏是创作比较成功的一台新编历史剧。(因为李清照本人是山东籍贯,2000年以后的兴起认祖归宗,也曾在济南刮了一阵子京剧李清照风。)

     《李清照》公演时虽然在京戏圈子周围引起了一些轰动,但是时间不长就被锁进仓库了。当时的李维康名气还不是很大,京剧院的乐队伴奏这个戏不很理想,就从戏曲学院学校请张素英去帮忙,所以有了她们合作演出《李清照》的录音录像。(当时她为李维康伴奏令不少京剧名家不高兴,因为十几年来她拒绝了很多专伺琴师的聘请) 。张素英天赋超群,原版“声声慢”之所以为后人视为京胡旋律的经典。这与她 精妙绝伦的琴艺是分不开的。  

 

  2007年的一天,我在网上听到这段录音,一下子被这段哀婉含蓄,愁绪千丈的旋律所吸引,翻来覆去听了无数遍。音乐艺术的感染力往往并不拘泥于主题,过去有人提出过所谓的“无主题音乐”。我以为通俗点说就是不需要读懂曲目的文字,音乐凭借非文字语言的旋律可以准确传递出不同的思绪和情感,以巨大穿透力表述文字能表述和无法表述的语言。虽然这段唱腔的后面续写的唱词和原作无法匹配,但《李清照》“声声慢”的声腔艺术达到了七八十年代样板戏,新编戏创作时期的最高水平,是一个古典音乐和现代音乐的优秀典范。

  杨晓云老师在听到这段录音后和我有相同的感受,并且从演唱艺术的角度对“声声慢”做了研究分析。认为这段唱腔在技术上难度太高,有几个音乐和唱腔上的难点几乎难以克服。当时她给我的结论为:“李维康以后恐怕没人敢尝试挑战这个曲目”。 “李维康的戏谁唱谁死”。难度太大,唱不好就把嗓子唱坏了事实上也是如此,我检索网上的视频和录音一无所获,可能这个唱段对演员和乐队要求太高,专业和业余爱好者对此无人问津。

也许是出于对大词人李清照的景仰,也许是这段唱腔前半段用原词谱曲的“昆腔”太有魅力。此外,那时我刚刚开始学大阮,很想试奏这个唱段。于是和杨晓云老师商量,希望她能写出谱来,在小范围内试唱试奏。深圳的刘金铭、夏四明,杨志桥等老师也有同样的体会,他们也非常喜欢这个表现力非常鲜明,技术难度很高的曲目(刘金铭为武汉市京剧团一级演奏员,他曾经为海港剧组的李丽芳弹月琴,后来傍名宿关正明。夏四明为湖北名琴师,音乐天赋极为了得。杨志桥年已七旬,为老一辈琴票)。

杨晓云写出谱之后,我们几个人一起练习演唱演奏。虽然只有几件乐器,演唱和伴奏都很不理想,但我还专门把原版录音和我们的排练录音放到了博客上:“我刚学大阮十几天,还在滥竽充数阶段,十分有愧,好在和高手们在一起,进步很快”。我还在网上说:“李维康十年前的唱段,唱腔难度大。尤其是最后的吟板,估计现在也唱不下来了。其他后辈晚生即使嗓子好,但功力不够,无人敢唱”。我把这段录音作为第一次参加乐队伴奏的一个纪念。

第一个评论原版和这段粗糙录音的人是网友tangjia,她听了原版录音后和我最初的感觉一摸一样。她说:“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亦词亦画,令人愁肠寸断,我觉得不单加强了中阮,好像也加了男声配唱,听之更加婉绝生动,气韵超然”。

“我觉得不是一般的好,是很好,动人的曲,动人的词,很感动!”这首曲子,她后来听了很多遍,每听一次,给我留一句话。

“一曲声声慢,几番凄怨情,再听,好句,好曲,好唱,绝妙享受,谢了!”

 “又听一遍,真的很感动”!

 “催肝裂胆,悲痛欲绝,心底真情的流露,真的很好,真好!”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杨老师的唱,可以说把李清照的悲、怨、愁、痛诠释的很到位,说淋漓尽致也不为过,喜欢,爱听,不知听了多少遍,每次都如初听般的感动。”

又听,依然感动,道白很有韵味,唱腔也很优美,又一次美好的享受

我回复:“词好曲好唱好,为三绝,杨老师是演戏的天才,这段唱的伴奏谱复杂。是她听着记下来交给乐队伴奏。唱腔需要极强的控制能力,功夫在气息,咬字和口腔共鸣(那时我还不知道有头腔,胸腔共鸣)”。“其中我最喜欢愁字了得后面的京胡启奏,奏鸣陡入的气氛。建议你们听听李维康原版乐队的,效果更好”。

 

还是这个tangjia ,由听戏联想到了古诗词的吟诵及其韵律,她还感慨地说:“前天诗社活动谈到词的格律。老先生们说格律是为了诗词读来要有音韵感,这样才好听,我当时就想到了《声声慢》里杨老师的那大段的道白(读李清照的《声声慢》),才明白了只有那样读才是有韵律,也只有有韵律的作品才能够读出那样的音韵来的。而我们现在的诗词有许多是没有这样的韵律感的”。

“又听,又感动,词、曲、唱都很美。

一个个陌路相逢,未曾谋面的网友,对同一首乐曲居然有类似的认识和感觉。我为此十分感动地留言:

 有这么多人喜欢这个唱段,我得赶紧告诉老师和朋友们。

“您看一次我就谢您一回,就冲您这听者,我们以后一定想办法出个交响大制作”。Daji    见到这个在网上草率的承诺之后说:“我第一次听时就在想,如果能有交响乐的配器表现力会更强,如果有交响乐和民乐的变奏会更有味道。”

当时我还不懂交响乐和民乐的区别,DAJI真是有点先知先觉,其实用民乐来表现这段唱腔更为合适。不过万万没有想到,她的话像一句预言,四年后,我们竟然用民乐配器和大乐队真的兑现了这个承诺。

还有一些网友也听了这个唱段,JC远在西太平洋对岸,他在网上说:“我离这么远也能欣赏国学之本,谢谢!

“哈哈,我喜爱你们这个班子,这个杨晓云唱的真好!”

一转眼四年过去了,在“音乐三剑客”写谱配器的启发下,我问杨晓云老师是否能够为“声声慢”配器,实现我们一直当年作了初步尝试,却又束之高阁的“未竟事业”。

杨晓云兼通唱腔,表演,月琴,京剧乐理,武场锣鼓经等,似乎无所不会。可她从来没学过“作曲”和“配器”,只是在八二七之前为京剧联唱写过几句伴唱谱。不过我以为京剧音乐不同领域内有相通之处,杨晓云凭借经验和实力应该可以试一试。我和杨晓云老师都是厚古薄今,主张对古典的完全照搬,模仿,如梅派,余派的老唱腔,模仿力求最大限度的相似。对现代的作品就不必那么严谨。就“声声慢”而言,只“配器”不“改编”。也就是完全尊重唱段的主旋律,一小节一拍都不动,而在器乐分谱部分再次创作,写副旋律,器乐分谱,最后配器定制。

后来,杨晓云在一份邮件里提到她为这段“声声慢”配器前后的一些想法:“起初,你让我写总谱,这可吓着我了,这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配器”。配器在音乐创作当中是一门独立的技法学科,我既没学过作曲,也没学过配器,岂不是找死”?

她又说:“早在我们搞合唱时,就常接触到这些术语及其技法。但从未贸然尝试,再说也用不着我,乐队有专职的。我们只管合唱队各声部练习就行了。但由于我喜欢这段唱,将来有机会用大点的乐队演唱(声声慢)是我的梦想,所以在完全凭感觉的状态下,写出了我生平第一次自己配器的乐谱”。

杨晓云的配器总谱传到北京,得到了张金元,何则平等人的充分肯定,他们说:“从音乐上可以读出杨晓云的音乐素质以及对这段音乐的理解深度”,“配器很成功”。而后,张金元针对前面“昆腔”和“尾声”薄弱部分又作了再次配器,修改和补充。杨晓云写道:“因基础水平有限,需要长时间伏案,颈椎病犯了,不敢再继续推敲,不允许我太过细致,所以很粗糙地交稿了。我那个作业是七彩的,当时我只重视了反二黄唱腔部分,一头一尾没做处理。好在张金元老师作了精雕细刻,将其完善。当然,所谓完善是相对而言。一个好的作品不经千锤百炼是不可能完美的”。

杨晓云配出来的这些“织体”有一些“微妙之处”。如:哪些地方三大件入,或停;哪些地方只用弹拨;哪些地方用弦乐;还有笛子,箫,琵琶,筝等等。特别是在慢板处加入了二胡,中胡等弦乐的长音副旋,丰富了音乐的层次,加上主旋有长音的地方加入一些明亮突出的副旋元素,更加“醒脾”。她说:“每当听到这里都有些自我陶醉。在音乐方面,我承认自己有些小聪明,而且我努力了,付出了。至于级别嘛,连个匠也称不上,顶多是个小工而已。作曲我是绝对不行”。“声声慢”的配器由杨晓云,张金元担任,直到25号,他们还在不断修改,完善。据何则平说:水平“又提高了一截”。

2008年,前文所述月琴高手刘敬铭带着杨晓云写的曲谱回到武汉。在京剧圈子里转了一遍,回来感慨说,没找到能演唱这个曲目的演员。他并非危言耸听,我以为唱好“声声慢”要突破几个难关:音域为先决条件,反二黄A调,最高唱到B,音域16度,差半个调就到HIGH-C。而这还是女声。相当于二黄D调,反二黄的特点是音域宽,一般二黄D也就唱到高音3了,也就是到了升F,而反二黄要唱到B,比二黄高出了三个大二度。 这也是反二黄的魅力所在,音域宽。高的很高,低的又很低,很难驾驭完成。没有出色的调门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作品。

念白为第二个条件,前面李清照的韵白意味隽永,字腔讲究,为后面大段吟唱作了铺垫。这句念好了,人物就入戏,念不好,后面就不好发挥了。再次为“谁能怜我流落在江湖上”长达一分钟的摇板紧拉慢唱,然后戛然而止,吟板,接快二六直至结束。熟悉海港的都知道“进这楼房”吟板的难度,“声声慢”吟板高一个调,难度和“进这楼房”一样,由此演唱“声声慢”被爱好者视为畏途。

如果说老版《智取威虎山》三个曲目完成了一项复原绝版的工程的话,“声声慢”的音乐配器和表现完全是集体创作的一件作品。也将成为“堂会”最大的一个看点。

鉴赏《李清照》的“声声慢”,我以为不需要误入什么专家指导,行家解释。近距离的声腔和音乐直接冲击人们的视觉听觉,最简单的方法是观众凭感觉和视觉鉴定,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音乐天赋。只不过有的开发了,有的还没开发。无论开发与否,他们对于外界传导而来所谓美的理解,应该是一致的。感觉悦耳动听,能打动人,就是好,听着别扭不舒服,就是不好。(“样板戏”也是如此,听着顺耳,感觉像当年喇叭里播放的,就是好)。

古筝一缕清音悠然荡过,引出一篇“声声慢”款款散开,千古吟诵,愁绪绵绵无尽。“声声慢”具有非常迷人的魅力,听过乐曲的每一位听众似乎都会发生不同的感叹。南菜园参加排练的“四大名旦”一个挨一个,全部拿下了这个唱段;鼓师张伟每次演出前都要挤到伴唱队,低声吟唱哀婉深沉的副旋律。到了动情之处,不禁潸然下泪;乐队一位老师不久前爱妻病逝,他在演奏最凄婉的乐段时也留下了眼泪;腾风君参加伴唱陪练后说:“太好了,我听着就想哭”;叶继红第一次听,就牢牢记住了开场的台词:“这是什么地方……”

一个优秀的作品能够打动所有的人,一段优美的旋律可以让一些听众寻觅追索,期待数年之久。

我给当年曾经在网上反复聆听“声声慢”的网友TANGJIA( 现网名为疏桐)发去了请柬。

不久,我收到了回复:“多谢您能够想起我,并发出邀请。我想我一定能够前往参加您的堂会,到现场去聆听声声慢剑阁闻铃

我不知道,有时候一段音乐会给人带来些什么?是斑斓炫丽,汪洋恣肆的艺术之美,还是千呼万唤,对希望和理想的追求和企盼?或许,仅仅是音乐带给人们的一种回响,共鸣?

 

 

 

唱词:

 

李清照:(白)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到这里来了?我不是与明诚在一起么?明诚,难道我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么?
(唱《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怎一个愁字了得?
【反二黄慢板】
想当初梅子青时乍与君相遇,步留连欲语含羞自把眼儿低。
【快三眼】
芳草碧紫燕飞来双双结比翼,绿水明翩翩丽影依依照清溪。

 

【原板】
春宵柳月闻悄语,夏夜荷风弄罗衣。
暖酒温茶多意趣,诠诗品画自沉迷。
【快二六】
不料想金钲羯鼓惊天地,遭沦丧哀哀百姓苦悲啼。
可叹我南渡寻夫行千里,最伤情劫后重逢作死离。
再不能西窗剪烛听琴曲,再不能东篱把酒赏丽菊。
再不能藕花深处荡轻舟,再不能疏梅影下觅新词。
到而今谁怜我流落在江湖上,
【吟板】
苍天哪!怎对苍天诉冤屈?
【快板】
故国家园魂梦里,单身只影弱无依。
痛伤怀今生今世不能再与我夫重相聚,此恨绵绵无绝期。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